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短文学 >

偷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激点文学网

“早上8点,可以开始行动了,大家都已经上班去了。”建自我催促到。

“不,还早,他们12点下班,我可以玩盘《英雄无敌3》,再去也不迟,充裕得很。”建说服了,打开了电脑。

“我不是为了偷窃而偷窃,如果我那该死的老妈,不是总是告诉我说——“不要去偷”,否则我绝对不会去做这种事。我可天生讨厌梁上君子。”建委屈到。

玩完了那盘《英雄无敌3》后,建开始行动。这是建第一次尝试去偷别人的东西,而且是入室偷窃。

“穿个带帽的卫衣,盖住头,再戴副眼镜,没人会认得我。”建着,“但眼镜哪儿去找?”这有点为难。“用姐姐的,她还留有一副,就放在桌子的抽屉里,到时还回来就行,她不会知道。”

建所在的小区,非常大,绕个一圈,走路都需要一个小时。建找的“适宜”偷的对象,就在这个小区。“出门第二个路口左拐,往前再在第六个路口右拐。碰上谁,谁倒霉。”建奸诈地思道。( 网:www.sanwen.net )

出去没多远,建看到一个自己认识的人,他是建的同班同学,不只小学是同班,中学也同班,经常欺负建——他往建的书桌里放毛毛虫,将粉笔灰洒到建的水杯里。建反抗过,但身材瘦小的建不是他的敌手,学校也不管。今天建碰到他,得在被他认出之前,装作陌路不相识的人。

建这时候把姐姐的眼镜从口袋里掏出,往鼻梁上架。果然没有听到他喊自己的名字,建通过了头关。

建不近视,相反,建视力好得很。因此戴上眼镜眼睛不舒服不说,还看不清楚,差点与迎头而来的小车碰上。

小车停了下来,里面的壮年胖男摇下车窗,气急败坏地说:“小子,没长眼睛,找死呀!”

真是出师不利。

到达目的的后,有三栋房子摆在了建的面前。

“该进哪一栋呢?”建想。

“有办法,掷硬币。正面进去,背面跳过,不管正面还是背面,都是天意。是上天让你家丢东西的,不是我。”建打出了坏主意。“先从第一栋开始,每栋只有一次机会。”

刚开始掷的两次,都是背面。

“还有一次机会,如果再是背面,我就打道回府。”建决定。

这时候建心里打起了退堂鼓,建其实不差那点钱,如果这样就被捉住,回去肯定会挨一顿狠打。

“但还有最后一次硬币还没掷完呢,先把它掷完再说。也许天意就是不想让我误入歧途。”建想。

“掷就掷了,干脆点。”建挣扎道。

结果是正面,看来建还得行动。但建有些不愿意。“如果这真是应了天意的话,我就不会被抓。”建于是决定进入第三栋。

“坐电梯还是走楼梯呢?”建又矛盾起来。

“如果走楼梯,会有迷路的可能。坐电梯的话,可能会撞见住在这栋楼里的人,但有什么关系呢,对方又不认识我,不知道我此行的目的。”建于是决定好了坐电梯。

建按到了最高的那个数字——“15”,他要从上往下搜寻可以入手的目标。

“必须确保屋里没人才行,否则会被人来个瓮中捉鳖,不成。”建开始订立方针。“第一,不能听到屋里有响声;第二,屋里不能有灯光;第三,进去之后先到处看下,不能有人的踪影。”

1501号房就符合这种情况,首先建听不到里面有任何动静。建把别针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头拉直,往钥匙孔里捅,但很久不见反应。

这招是建在学校里习得的,他看别人就是这么捅开弹子锁的。建自己也试过,确实有用,不过需要花上一点时间。

但任凭建怎么捅,1501号门就是打不开,看来廉价的弹子锁,根本就没法跟高档的门锁相比。1501号房没戏了,主意只能往别的房间里打。

建一直往下搜索目标。到1202时,建找到了。这屋同样没有动静,于是建就拿出他作案的工具,捅呀捅。突然里面有个老太太走过,差点没把建吓傻。

建蹲下来躲,但过了很久,才缓过气来。“最后一次,如果失败,就真的打道回府了。”建想。

11楼有人,建走到了10楼。1002还有钥匙插在门锁上。

“看来屋主上班的时候匆忙,把钥匙忘取下来了。”建想。“否则怎么可能让我有机可乘。”

之偷,建多少有些胆怯,但建还是小心翼翼地转动了钥匙,推开了门。

好像有什么东西快步向建袭来,建刚想躲,那东西就冲到了眼前。

“是一只哈士奇,还好。”建松了一口气。哈士奇不咬人,相反对陌生人还特好,一直跟建凑近乎,简直敌友不分。

建先轻轻地在各个房间的门口探了探,确定没人在家,他的胆子开始大了起来。

建一直想养狗,家人不给,特别是他那姐姐,超反对,曾对建说“养狗可以,你滚出去!”原因很简单,建的姐姐有“恐狗症”,见到狗就怕,猫般大的也这样。

“不给我养是吧,以后我长大了搬出去,到时看你们怎么管?”建赌气地想。

热情的哈士奇不停地围着建打转,“难道你的主人没喂饱你,叫你空着肚子吗?”建对哈士奇说,便去寻找狗粮。找到后,建打开消毒柜,从里面取出一个不锈钢碗,用来喂狗用。一不小心,不锈钢碗碰到了一旁的玻璃杯,玻璃杯落地,“啪”的一声响,将建吓了一跳,也将房间里看书看到睡着的茜惊醒。

茜到自己独自去了阿尔卑斯山,欣赏那里悦人的美景,她徜徉于山间的小道,嬉戏于溪底的流水。幕谢下,茜急着去找可以借宿的村庄。当最后一寸阳光沉入群山,夜的主宰——鬼,开始出现。鬼是茜经常梦到的主题元素之一,这次也不例外。群鬼袭击着茜,不是为了把她吃掉,而是要从头到尾地折磨她。

茜终于找到了村庄,也不知道能否把它称为村庄,就只有简单的几座房子而已。茜进入其中一家,这家的女主“好心地”收留了茜。女主把自己的家人一一介绍给了茜。当茜觉得自己终于安全了的时候,却从他们诡异的眼睛里看出了什么。

“你们也是鬼。”茜质问他们。

真相暴露,一家的男女老少的鬼们,终于不再伪饰自我,各个向茜扑来。

茜惊醒。但刚才的噩梦,让茜无法行动,她需要用时间来消化它,直到它从自己脑海中淡去。

茜听到门外好像有什么响声,她以为是家人回来了,便将枕边的书放在桌上,高兴地从床上下来,打开门准备去迎接他们。

的一幕让茜惊呆了,一个外貌十二岁左右的陌生男孩,在喂着茜的狗,全然不知后面有人在看着自己。

“他是怎么进入我家的?是爸、让他进来的吗?不,、妈妈已经上班了,不可能。”茜想。“就算爸爸、妈妈请假接亲戚、的小太原哪家医院治疗儿童癫痫好孩过来玩,也一定会介绍我认识,让我知道,叫我陪他们玩。如果不是这样,那他一定是个小偷”茜想到这里,感到害怕。

“我只有8岁,个头又长得比同龄人瘦小,真要干起架来,一定打不过他的。”茜想。“妈妈曾嘱咐说,如果家里来贼了,一定不要反抗,东西可以被偷,人如果被用刀子桶成重伤,或者头破血流,就不好了。在狗急跳墙下,那些贼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茜于是退到了房间里,关上门,然后躲在床底下。

建喂饱狗后,逗了一会,就又重新干起“正事来”。

建搜寻了一下餐厅,没有找到什么值得卷走的东西。在大厅里,建发现了鱼缸里的金鱼。

“这条金鱼我可以带回家。”建心想。“但拿回家养,妈妈问起这鱼从哪里来的,我该怎么回答。”建又有些为难。

“如果说是从大街上捡到的,那这个理由就未免有些太过唐突。”建想。“有了,就说我买的。上次全市初中比赛,我不是拿了个一等奖吗?奖金有3000元,给了妈妈2500元,我这里还有500。就说80元买的好了。妈妈即便不同意,说太贵了,但我已经买回家来,她总不会叫我再送回去吧!”

建就去四处搜寻可以装下金鱼的容器。过了一会,建发现大厅中间桌子一层的保鲜盒刚好。建将保鲜盒装上水,七分的样子,然后把金鱼放到里面。

但金鱼很快从里面跳了出来,可能嫌水太少。建心有不甘,又放了两次,金鱼同样跳了出去,跌落到地上。“再这样折腾,金鱼会死的。”建有些心疼,怕鱼受伤,逐打消了将金鱼带回家的想法。

“金鱼呀,那你就在这家老老实实地呆着吧,就像那老处女“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如果这一家人以后欺负你,我可不管,是你自己选的,你认命吧!”建对金鱼说道。

建看到鱼缸里面的水,因为刚才金鱼在地上打滚裹起的泥土而变得混浊。“也许我该给你换一次水,我欠你的。”建就把洗手盆盛满水,然后把金鱼放了进去,倒掉鱼缸里的水,加满自来水,再把金鱼放了回去。“现在我不欠你的了,你在里面好好游吧,不要再蹦出鱼缸,跌落地下,没人会及时将你救起。”

建的视线从金鱼身上移开。

客厅里的显眼处有两张图画,是茜画的。妈妈觉得茜有天分,就鼓励她作画,将其中拿得出手的,用相框给裱了起来。其中一幅是蝌蚪与鱼儿畅游水中,另一幅是大陆与台湾手的拟人画。

建就在画前默默地欣赏着,足足有十分钟。建想到了自己念小学的时候,也曾非常喜欢绘画,但天分不足,每次美术课的成绩,总在及格线上下徘徊,而只有自己照着书上的插画描绘时,才能够拿个八九十的高分。

建意识到自己分心了——“我到底是来偷东西的,还是来研究画作的?”

“先喝点东西吧,我渴了。”建打开冰箱,高兴地跳起来。“红牛,我的红牛,而且还有5罐。”

妈妈是不给建喝红牛的,因为上面印有“未成年人”、“不适宜”的字样。没有妈妈管,建想怎么喝就怎么喝。建打开了一罐,痛快地畅饮起来。

建回到了客厅,继续搜寻在他看起来有价值的东西,很快他又找到了——蓝色硬盒的芙蓉王,总共一大盒多。建知道芙蓉王品牌的名气。“如果我亮出它,那一定会吸引很多人围观。”

在建的学校里,按规定是不能吸的。基本上除了特别调皮捣蛋的,没人敢去触碰这个底线,被抓到了总归不好,因此只有建与朋友、同学出去玩的时候,才会吸一下。

建从未自己买过香烟,其实建也对香烟没多大兴趣,建吸了很多次香烟,与同学、朋友一起,但从未上过瘾,因此香烟对建来说,完全是没有半点实用价值的东西。但当大伙都一支接一支地抽,递给你一支,你说“我不抽”,感觉就像大家都说“钓鱼”,你跟我说“让我们来捉迷藏”一样,没劲。

既然建对香烟不感兴趣,也就不会自个一个人抽,买烟就是浪费,但一直以来都是抽着朋友、同学买的,心里早就过意不去了。“现在好了,大爷我有烟了,而且是蓝色硬盒的芙蓉王,无论什么时候,都拿得出手,给他们抽,他们会特别高兴的,说我“够哥们”。”建想。

于是建从烟盒里拿出了两包,同时拿走了一旁的打火机。这个打火机用不锈钢的外壳制成,并印有黑桃A在上面,只要一打开,火就会被点着。“真酷,我的同学肯定没有谁的打火机有这么帅。”建感到自豪。

建接着在客厅里四下搜寻,找不到其它有价值的东西,就朝着主人房去了。

茜一直在自己床底下老实地呆着,她不知道外面的情况怎么样,小偷有没有走。茜想出去看,又没有勇气——“如果被小偷发现了,那不就惨了。”“等妈妈中午回家吧。”茜想到。

建一进主人房,就留意到了墙上挂着的茜的婚纱照,大大的一张。从相片中,夫妇二人在怡人的乡间绿道上,男方白衬衫、白色休闲裤,女方白色的婚纱裙,两人手牵着手,怡然自得向前走着。这让建不禁想起了《诗经》里的名句——“携子之手,与子同老。”

“太了,太浪漫了,太感人了。”建眼角有些微微湿润。“为什么别人的父母能这样,而我的父母却偏偏每天都要吵个不停,烦得要死!”建又有些生气,生自己父母的气。

建翻开电脑桌上的抽屉,里面有一些零钱,用个订书机压着,建把订书机移开,将零钱往自己的口袋塞。

“公交卡坐车的时候可以用”,建拿起抽屉里的公交卡。“但不知道里面还有多少钱。”建思量道,“先放入口袋再说,以后坐车的时候,就知道了。”

电脑桌的抽屉里还有一个精致的盒子,只是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看起来是非常珍贵的东西,否则绝对不会包装得这么精致。”建打开盒子,里面是条黄金项链,项链的正前面,是几朵桂花花瓣的造型。

建死了那条项链,桂花本来就是建最喜欢的花卉之一,它的醉人芬芳,鲜有其它能够相比。“以后我和冰了,一定也要给冰——我的新娘,佩戴上这么美丽的项链。”建想。

但建没有拿走那条项链,而是在欣赏完之后,把它盖好,放回原处。“盗亦有道,这条项链是夫妇二人最珍贵的东西之一,里面浓缩了太多的,我可不能拿走。”建想。“为什么女主现在不佩戴它呢?”建感到不解。“也许是因为太显摆了吧,上个班,买个菜,脖子上挂个金晃晃的东西,不合时宜。”建自我解释道。

“那冰带上这条项链,会是什么效果?”建再次把盒子打开,取出项链放在眼前,开始幻想了起来。“她一定会是这世上最迷人的新娘,因为她本来就很美,像栀子花一样,而且我很爱她——“情人眼里出西施”,至少在我眼中,她是最。”

冰就住在建房子的正下一层,建住在1401,而冰住在1301。从小,建就和冰一起玩,他们打过斗机,捉过迷藏,共同去郊外的山上捉蟋蟀,也玩过扮家家酒。建六岁开始,就喜欢上了冰,到现在算来,她已是建暗恋了七年的对象。冰虽比建小个一岁,但由于早一年上学,因此跟建同级。和XX一样,冰也是小永州到哪家医院看癫痫病好?学、初中都与建分到了同一个班级。只不过两家的关系不怎么好。建的父亲,喜欢无耻施暴,对家人是这样,对外人好个一点,但不会差太多。既然建的父亲看不顺眼别人,别人也看不顺眼他。有时冰会因这挖苦建,但建从未放在心上。幸好的是,建每次去冰家玩,冰的家人都没说什么,只有冰的奶奶,有时会在建的背后毒舌一下。

“我现在13岁,9年后我22岁,我就到了法定的结婚年龄,到时候我一定要娶冰,你们谁也别跟我抢,谁也别拦着。”建狠心自语起来。

“冰,我一定会温柔地待你,你尽可以我,我这一生都不会背叛你,欺负你,不会对你使用家庭暴力,永远不会冷遇你,不会背着你在外面藏别的。值此一生,吾爱不渝。”建意淫起来。

“我父亲是使用暴力的一代,爷爷那代我不知道,因为我尚未出生,他们就已经过世。但从我这一代开始,所有暴力都将完全消亡,不管是冷还是热。”建走出主人房,打开了一罐红牛,用一饮而尽来郑重宣誓。

“可是有我那讨厌的父亲在,冰会进我家门吗?恐怕不会吧,大家都那么讨厌我父亲,她也是一样。如果来我家,她会受不了的。而如果哪天我没能看到她,我又会很失落。她可是我中唯一真心喜欢过的呀!”建有些,他将屁股底下的凳子移开,傻傻地坐到了地上,一动也不动。

“我们家的暴力,什么时候能够是个头啊?”建不已,眼泪从他眼框里流出,他呆呆地望着天花板,足有十分钟。

建从地上爬起后,扫荡了一些冰箱的水果,再次返了回来。

“为什么这家就能够有这么多水果,葡萄、西瓜、芒果、荔枝等塞满了冰箱,而我家除了可以啃的茜红柿、黄瓜外,什么都没有?而且西红柿、黄瓜都不能被称为水果。”建感到不公平。“为什么老天要把我生在“那个家庭”,而不是我现在所在的这个家庭?如果老天爱我,这种爱体现在哪里?为什么我的家庭里充斥暴力,如暴风骤突降,令人来不及躲避。而这个家庭,却有如日的太阳,温和得叫人无法抗拒”。建愤恨不已,却又没有办法。

建的眼角余光落到了桌面上的一本相册,厚厚的一本。相册的封面,印有一棵茂密的长满了心状叶子的大树。建本来不想翻阅它,因为建清楚里面洋溢着的幸福,会让自己相较之下,看起来更为不幸,也会让自个的心更加难受。但建仍忍不住翻开它,就像瘾君子忍不住要再吸上一口一样。

最开始的一张,是茜一家的合影。那时茜5岁,与父母、兄长一起去珠海玩,在海滨公园旁边情侣路留的影,背后就是大名鼎鼎的景点——“珠海渔女。”

“这是一个的家庭,如果我也能够于这样的家庭,那该多好啊!”建幻想到。相比之下,建的父亲要野蛮、暴力得多,经常打建。理由不用多说,喝醉酒不是理由,不好也不是理由。

建仔细看着相片里的茜——“如果她能够做我的,那该有多好啊!”建突然对茜来了兴趣。

建小时一直想让妈妈生个妹妹,妈妈就骗她可以用鱼网在水里捉一个。建竟信以为真,真的去小河里网了起来,但除了鱼、虾、螃蟹外,根本就没有刚出生的小女孩的身影。后来才知道,妈妈根本就是在骗自己。在建出生前,建的父亲一直想要个儿子来传宗接代,因此在生了个女儿之后,不顾超生的沉重罚款,而生了他,怎么可能为了他再要一个女儿?后来建看到自己大姨的孙女长得可爱,她比建小个两岁,建就想让妈妈把她过继来做女儿,这样建就能有一个妹妹,但父母一口拒绝了建的要求。这后来就变成了一种情愫,或者可以说是“恋妹情结。”虽然这“妹”并不存在。

“如果我不能有一个妹妹的话,那我结婚之后一定要生个女儿,就算第一胎、第二胎、第三胎都是儿子,也一定要生,一定要生出个女儿来。我要把她当成妹妹养。”建在编织着结婚之后的蓝图。“但不知冰怎么想?她乐不乐意?”建又有些犯难。

建继续翻着相册。

里面有张照片很特别,茜坐在椅子上,盯着地板发呆,又像是沉思。“她这是怎么了?不开心吗?”建想不通。“如果她不是因为不开心,那她一定是一个卓有天赋的女孩。”建想。

里面有很多照片,都是茜一家人去旅游的时候照的。建一张张地翻着里面的照片。这些照片,有的在茜藏的林芝、纳木错照的,有的在新疆的天山、塔里木照的,有的拍摄于四川的九寨沟,有的位于台湾的东海岸,等等. . . . . .。总之,这种天生的待遇,建这辈子都享受不到,因为建没有天生的好父亲。

当然里面更珍贵的,是茜与她哥哥的成长照片,特别是刚出生时的照片。从那本相册中,建看到了茜怎么从婴儿一步步变成可以到处跑到处跳的小女孩的。那些照片,有茜刚出生被温情抱在怀里的,有睡在婴儿床的,还有才开始学会爬行的,去幼儿园的,生日晚会上被蛋糕抹得满脸都是的,等等。茜刚出生的时候,脸蛋肥嘟嘟的,体型比普通的小女孩重很多,8斤左右,但后来却太过挑食,越长越瘦,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

除了茜一家人的照片外,还有茜与亲朋的合影。建翻到了其中一张有自己一个小学同学与茜家人的合照。“难道他们是亲戚?”建不得其解。

“为什么这些幸福,不能发生在自己身上?”建刚开始看那些相片,还能够感受到阵阵温暖,但想到这,就越看越觉得了。

建将相册小心翼翼地放回原地,怕一个不留神,就摔伤了它,划破了它,这可望而不可及的幸福。

建出了主人房,又去打开了冰箱,开了一罐红牛,转身进入茜哥哥的房间。

茜的哥哥与建年纪相仿,就长个一岁。这个暑假,他去了位于密云水库边的令营,营长是聘请的新加坡来的教练,因此许多父母都让自己的小孩参加这为期一月的活动。在这一个月的时间内,茜的哥哥不会回来,他将在夏令营学习一些基本的求生技巧,团队合作的能力,诸如此类。

茜的哥哥的房间里,有一张大大的魔兽海报,只要一进去,首先给人强烈视野冲击的就是这张海报。画面上,一把剑将两个来自不同世界的脸隔开,一边面目狰狞,一边心志如铁,他们看似水火不容,实际上却同仇敌忾。建看过这个电影,对它再也熟悉不过了。

“这么酷的画报,我得和它来个自拍,给我的同学炫耀炫耀。”建决定。

建拿起了屋里的道具剑,摆了个剑正平行擦过眼下方的Pose,相机咔擦一声。“酷毙了!”建心想。“如果以后有人想来拍,我不会带他来。没再有这么好的机会!”

墙上还挂着飞镖靶。建将目光移了过来,“玩下飞镖,看下我的命中率怎么样?”

“我可以比一下。”建自言自语。

“怎么比?”建寻思。“这还不容易,XX在前,我在后。”建有了主意。

XX就是建今天早上出来时差点碰到的那位同学,建这辈子最恨的就是他——“如果我能够化作为神,一定会刷个闪电,将他劈开两半。”

当建在扮演XX投飞镖时,总是会偏离靶心,而到建自己投掷飞镖时,至少不会偏差得这么离谱。权威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几局斗了下来,建除了一盘意外失利外,完胜XX。

“就知道你比不过我。你有哪点比我好,不就是比我强壮、比我胆大吗?论功课,论受老师的宠爱、的喜欢,你都远不是我的对手。你这贱货,凭生就只知道欺负人。”建从心里、从背后开骂道。

建去了一下厨房,打开冰箱开了一罐红牛,接着回到茜哥哥的房间。

建看到了桌面上的笔记本电脑,好像有股不可抗拒的魔力,一步一步地把建吸了,就像往松香上点火这么轻易。

建打开了电脑,想看下里面有没有什么好玩的游戏。

进入系统桌面后,各种游戏一大堆,总共都占了大半个屏。

“他也玩《英雄无敌3》?”建看到《英雄无敌3》的快捷方式后,非常兴奋。

一不做二不休,建决定杀它个一盘。

当初第一次玩《英雄无敌3》,建就深深着迷。这个游戏它通俗易懂,不需要怎么摆弄就可以学会。最主要的一点,它考验的是人的策略,因此像建这种自以为是的小孩,很容易就为此着迷而无法自拔。这与普通的小,是完全不同的。普通的小孩,整天呆在网吧里面,沉迷的都是《穿越火线》、《地下城与勇士》这样的网游,要么考验人的敏捷性,要么把青耗在里面一点点地升级,要么吸金买装备来作弊。建才不去玩那种游戏,建没有那么低级。

建选择了最高的地图难度,这样一旦胜利,就可以得到高分,甚至打破茜的哥哥在这台电脑创下的记录。建选择的初始英雄来自人类的城堡,这多少有些值得讽刺,因为相比其它类型,这种类型的建筑物更容易升级,雇佣兵也更为强大,另一方面,建自诩比众人聪明一等,这种聪明又体现在哪里呢?

建刚建好“云中城”,就听到大门外有人敲门的声音。“不好,准是主人回来了,快点躲起来。”建立即把电脑关掉。当建正准备躲入床底时,听到了从大门外传来的喊声——“茜,你在不在家。”“茜,我们一起出去玩好不好,去北海公园玩。”许久没有人应,那些声音就消沉了下去,她们走了。

躲到自己房里床底的茜本来准备答应,又害怕小偷见到自己,会凶相毕露变成歹徒,因此任凭屋外敲门的声音“咚咚”作响,就是没敢去开。此时的茜,真的很胆怯,也很。

“我就说嘛,是“天意让我去偷这家”,怎么可能碰到回家的主人,而被逮个正着?除非我一直躺在这家的床上,一动不动地等他们回家,待被他们收拾。正常在这家出入一次,可是在上天的许可范围之内。”建得意到。“话虽如此,还是把我吓了一大跳。不行,我得喝罐红牛,补偿一下。”建于是再次拉开冰箱的门,开了一罐红牛,还剖了一个茜瓜。吃完茜瓜之后,再次回到茜哥哥的房间。

“刚才的游戏才玩到一半,就被迫关掉,我得再玩上一盘,将它补上,反正现在时间尚早,只要赶得及在他们中午之前回来就行。”建看了看电脑桌面上显示的时间——10点。“我只要在11点之前出去,保证没事。”建想。

建再次打开了茜哥哥的电脑,接着玩《英雄无敌3》。建选择了最小的地图,这样不需要很多的时间,就可以完成一局。

游戏才玩了不到一半,建就听到房门外有手机铃声作响,不知道从哪个房间里传过来的。

“真扫兴,才玩了一小会,又要被中途打断。”建感到不满。“等等,有手机铃响,说明这屋有手机,我得去找一下。不知道这手机配置怎么样,至少会比我老妈给我的这个破手机好吧!我可以拿回家玩游戏。”建兴奋了起来。

建刚出茜哥哥的房门,手机铃声就中断了。“拜托,不要这么扫兴!”,建轻叹了一口气,“既然你同我玩捉迷藏,那我就去把你找出来。”

建再次翻找了客厅与主人房,始终寻不见手机的影子。就差茜的房间没有看了,里面的门仍然关着。

“要不要进去看呢?说不定里面有人,正在睡觉的时候被手机铃声吵醒。”建有些犹豫不决,“什么时候还睡午觉,都十点多了!一定是主人离家的时候,忘了带手机,我要打开房门看看。”建就朝着茜的房间去了,扭动门锁,轻轻地推开了房门,先露出右眼搜寻着。

这个手机,是妈妈专为茜准备的,就是为了外出有事的时候,能够联系到家里的茜。茜最先被偷偷进入房子的建惊吓到时,没有带手机就钻到了床下,刚才手机响后,茜赶快从床底钻出,调了静音并躲回床上,以免害怕被建发现。

刚才的未接电话,是茜妈打过来的。“不知道妈妈打过来,是因为什么事?”茜有些疑问。但现在茜不能打过去,不能制造出半点声响来,茜选择了给妈妈发短信——“妈妈,我们家来了小偷,他现在正在屋里翻东西。我很害怕,妈妈,你快点回来好不好?”

发完短信后的每一秒钟,茜都提心吊胆,生怕被小偷发现。妈妈回复的每一秒钟,都度日如年,茜期待妈妈快点回来。

过了十分钟左右,茜妈终于回了短信——“宝贝,妈妈的乖宝贝儿,你现在安不安全?妈妈刚才没有留意到你发来的短信,妈妈抱歉。妈妈这就回家,二十分钟左右就到。妈妈已经打了110报警,让警察叔叔来抓坏人。”

茜回复到:“妈妈,我现在躲在床底下,手机调了静音,暂时安全。妈妈快点回来!快点!”

茜妈马上传来短信:“乖宝贝,妈妈现在已经尽全力赶回来了,很快就可以到。宝贝注意安全,千万不要发出声响。”

茜回应:“那妈妈快点,妈妈快点!”

建在茜的房间里翻了一遍,没有找到,再翻了一遍,还是没有找到。

“这手机在什么地方呢,怎么找了这么久,翻得这么仔细都找不出来?不管它,就当是老天爷打来的。”建放弃了,回到茜哥哥的房间,继续玩完那盘游戏。

十分钟后,游戏玩完了,而且打破了茜哥哥以前创下的记录。“这家伙回到,打开《英雄无敌3》游戏的成绩排行榜,一定会发狂。”建自满起来。

“这屏幕怎么这么凌乱,占用了大半个空间?不行,我得把它整理一下,就算用了你电脑大半个小时,对你的补偿。”但另一个声音又进入了建的耳朵——“你再这样空耗时间,早晚会被他们给逮住。”

前面的那个声音,还是压制住的后来者——“给我两三分钟时间,我就能够将这种桌面整理好,相信我的效率。”建了起来。很快,建就新建了一些文件夹——“办公软件”,“单机游戏”,“网络游戏”,“通讯软件”这些,然后将各个图标归类进去。

“大功告成,准备干正事。”建将茜哥哥的电脑桌抽屉打开,翻出了一盒游戏币。“这有用,以后去电子游戏厅的时候可以投。”建在这个房间没有白忙碌,至少有些收获。

建想再喝一瓶红牛,可是茜家里的已经被建开完。

建来到了茜的房间,建有一种特别的感觉。“这是我妹妹的房间。”建还真的把茜当成是自己妹妹了。

茜的房间,满满的都是玩具,毛茸茸的、布的玩具,小熊维尼、芭比、小黄人、Hello Kitty、米如何治疗抽搐奇等堆满了房间,桌上、床上、柜子里、窗台上到处都是。刚才手机响的时候,建翻了一下茜的房间,没有自己想要的东西,但他仍然忍不住来看一下。这个房间的内容太丰富了。

桌上放有茜的暑假作业,不过建更感兴趣的,是茜的作文。在作文方面,建是他们学校一等一的好手,从小学四年级开始,茜的作文天赋就开始毕露,很快就在各种作文比赛上拔得头筹,无人能出其右。

建拿起茜的作文看了看,碰到有错的地方,建就用橡皮擦把它涂掉,碰到需要润色的地方,建就给它增添。才几分钟的时间,茜的作文已经焕然一新。“我妹妹会喜欢的。”建想。“或许她们的老师,会有一点吃惊吧!怎么茜唯独这篇写得特别出众,别的就普普通通。”

茜一直在床底躲着,大气不敢出一声,特别是知道建就在自己旁边后,她更怕。茜身体怕得发颤,她想哭,又不敢哭出声来,就在那里黯然流泪。她希望妈妈能够立马出现在自己身边,可妈妈呢?“妈妈你怎么还不快点回来?”茜不只一次在心中呼唤。

建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作文薄上面压着,建把它移开一看,是市人民医院出具的一份检查报告,最上一排用机打了如下字符——“林茜,女,9岁,经确诊为亚斯伯格症”。

“亚斯伯格症,这个我听说过,上次看过的那个“星星的孩子”里面就有提,周迅还为此做过慈善代言。它属于自闭症中程度较轻的一种,没有智力上的障碍,却有与人相处的困境。因此几乎可以肯定的是,这个小女孩肯定在幼儿园与小学里,受过不少霸凌,也够可怜的。”

建说的没错,在学校里,茜是受了大大小小的许多欺负,老师同学们也不待见她,大家都当她为怪人看待。当大家在捉迷藏捉得好好的时候,她突然对从旁边飞过的蜻蜓产生了兴趣,观察它们而忘记了自己的角色。当大家在堆积木堆得好好的时候,她突然就被木块上的条纹迷住,而变得呆若木鸡起来。茜上课的时候,也不能好好听课,总是容易被这样那样的事物打扰,一个汽笛声,就可以将她的心从课堂上带走。因此小朋友们都排挤她,在排队的时候,在她后面的同学会扯她的头发,在吃饭的时候,没有小朋友乐意和她坐在一桌。如果茜真能吸引来什么人的话,那就是她的敌人,故意整她,使她出丑的敌人。

建在学校,也有被他那个XX同学整过的时候,但至少不会像茜这么严重,这么频繁。“如果我看到这张纸,知道我妹妹是患有亚斯伯格的小孩,还仍然在她家里拿东西,我还像一个哥哥吗?”建并没有因为茜被查出患有亚斯伯格,而不再认她做自己的妹妹。建想起自己看的那些茜的照片——在那些照片里,茜可爱,令人着迷,茜的笑容像一样。

建知道,亚斯伯格这种自闭症,会伴随患者的一生,几乎无药可医,因此建非常清楚茜这一生所需要面对的恒久的人际困难。“我这妹妹既然有亚斯,我就该写个建议给她,告诉她如何处理人际关系。”建想。

建就把自己处理人际关系的一些看法写到纸上,抬头为《人际互动建议》,写好后用橡皮擦压着。“我这一来一走的,吃妹妹家喝妹妹家的,总应该留一份信吧?”建补充地想。

建写了如下纸条——“对不起,非请就入了你们家,还喝光了你们家的红牛,吃光了你们家的水果。本人谨在此留下200元,作为补偿,与慰问患有亚斯伯格的小女孩之用。”

建就从口袋里掏出了200,这是以前建在作文大赛中获得的部分奖励。建把橡皮擦从刚才写的《人际互动建议》上移开,把钱、纸条依次放到上面,再用橡皮擦压起来。

建到客厅,放回了打火机与香烟,去了主人房,放回了公交卡、零钱,再到茜哥哥的房间里,放回了游戏币。

将所有从茜家拿走的东西都放回后,建离开了茜家。

“我这一趟,本来想捞点油水的,没想到心一软,还倒贴了钱。”建想。“不过也没什么关系,下次再参加一次作文比赛就可以了。”

“如果妈妈问我那两百块钱去哪里了,我就说把它捐给红十字会了。不过估计我不提,妈妈也不会问。”建寻思。

在建出去的时候,大门关上的声音,让茜知道了建已走,茜终于能够安心地从床底间爬出。茜打开房门,哈士奇跑过来迎接,但茜反而踢了哈士奇一脚——“养你有什么用,又不能看家,小偷来了也不管,就当没事一样。”

茜骂完哈士奇之后,立即冲向大门,将里外两个大门反锁,她害怕建再次回来。

建虽然走了,但茜没有止住抱怨——“为什么妈妈和警察叔叔这么晚都没来,让小偷就这样遛之大吉。”

没过多久,茜听到门外的敲门声。茜非常高兴,“这一定是妈妈回来了,要么是警察叔叔。”茜想。

但茜不敢掉以轻心,她搬了一个凳子,从猫眼里往外看,看下是谁来了。

“果然是妈妈!”茜非常高兴。

是茜的妈妈,她上班出门的时候,把钥匙插在锁孔上,忘记了拔,后来建把它放到了屋里。因此只能敲门,她不知小偷是否还在里面,怕茜开门的时候,被勒索成为人质。因此她没有叫茜开门,而仅是要试探一下。

一开门,茜就抱住了妈妈,同时眼泪哗哗地往下落。“妈妈,你怎么这么晚都没回来?”茜埋怨道。

茜妈回答:“宝贝儿,你知道妈妈上班的地方,离家这么远,路上红绿灯又多,我已经叫的士开得最快了。”

“小偷呢,是不是已经走了?他们有几个人?”妈妈问茜。

“刚走了没多久,就一个十岁出头的男孩,大概小学六年级的样子。”茜描绘到。

“我们先看下有没有什么东西被偷的,你检查一下自己的房间。”妈妈对茜说。

当茜妈正在检查自己房间的时候,茜大叫起来——“妈妈,快过来看!”茜呼喊妈妈。

茜妈过来了,朝茜手指的方向,看到了桌上的那一叠东西。茜妈把橡皮擦和钞票放在一旁,看到了压着下面的纸条与《人际互动指南》,感到莫名奇妙,想了半天都没想通,哪有这样的小偷,钱没拿走,反而往屋里放钱。

母女俩检查完毕之后,就真如那纸条所说的,仅只是少了红牛与水果而已,别的什么也没差。“看来这小偷还真的挺有人性。”茜妈说。

“他还给我留下了一张指南耶!他以后会改过自新,不再偷东西吗?”茜问妈妈。

“偷与不偷,只因天意。”茜妈回答。

母女俩吃午饭的时候,来了两个警察。

茜妈去开了门。

警察跟茜妈说:“你们今天早上打电话过来报警,说家里来小偷了,被偷有什么东西没?”

茜妈回答:“今早小偷是来过,不过没有偷什么东西就走了。”

警察就告辞道:“既然没有偷什么东西,那我们就走了。”

茜妈看那两个警察不太乐意的神情,就知道他们不愿插手这么多。

(完)

首发散文网:

上一篇:金钱、事业和诚信 作文700字

下一篇:西域之行诗四首(二)_散文网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