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牵牛花的梦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激点文学网

【牵牛花开,中醒来】

此起彼伏的吵闹声,打扰着我的美梦。我立在天空下,那飘飞的花渐渐长大,先是凝成一朵硕大的白色牵牛花,其后还整齐的排列着一道道白色塔。天空渐渐缩小,成了一个水晶结成的宫,宫内飘着的漫天的白蔷薇,地上铺着像龙宫一样的琉璃石。眼前的牵牛花慢慢融化,继而又瞬间幻化。站在我对面的她,颠倒众生的唇角微动笑靥如花,眼波如水,顾盼生姿,肤如凝脂,秀丽挺拔,我瞬间凝固她是这么近,又是那么远。梦蓦然崩塌,冰晶剔透的宫随着她的凄然,破碎、破碎,乒乒乓乓的声音刺入耳廓,我仿佛被一种力量拉扯,看着眼前的一切崩塌;那着士兵又变成了最初的白色塔,她又成了那朵牵牛花……

“啊!啊,啊!”我带着一身冷汗惊叫着,突兀的从床上坐起。心砰砰砰的加速着,如击鼓般的跳动,梦中的那些画面一幕幕……融化、凝固、幻化、碎裂。“赶紧起床,下午一点了。”老色的眼睛瞪的像鱼一样,一手插腰一手指着我怒吼到。

“好了,好了!老子知道了,怎么,今天又要去陪哪个妞啊?”“去陪你大爷,一会再看,我先出去,一会电话。”他从口袋里掏出烟,嘴含着,一手按着打火机,接着另一手捂着火跟烟,点着,然后潇洒的转身离去;他一贯的作风便是如此,狂傲不羁,却本性不坏,总是故作一个饱经事故的社会,而内心则是那样的害怕干坏事。也许,很多青的男都觉得像古惑仔里边的那样,便是潇洒,便是顶天立地,其实,我也有过这样的想法,不过,我知道我坏不起,我不是富孩子,从来没有那个资本去挥霍无度的大好年华。

昨晚的酒意未消,浑然不觉脸上的火辣;蓬乱的头发还是无所谓的东倒西歪,脑子里还是一片空白,茫然。那梦里的牵牛花,那洁白的塔为何变成侍从兵马、销魂的她,为何满眼凄然?此刻的我,极似一个老年痴呆的患者,眼神涣散,元神外出。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才想起肚子在叫,起床后,如往常一样的洗脸刷牙。哎呀,我咋感觉我的脸胖了呢,洗脸的时候一种不对劲的感觉越来越强。一照镜子,道道红印啊,像爪子一样;无助、愤怒,才明白刚才梦中的乒乒乓乓响声来着哪里。这该死的老色,扇了我N巴掌,一定要找机会好好整他(只能在心里想想,我可是靠他吃喝啊。)。( 网:www.sanwen.net )

老色:;“喂,东海湾三层303包房,一会过来。”

我;“哦。”

老色,化生药业集团股东;他,董事会成员。我高一因打架被开除,出来混,后来有缘认识了他; 曾经是东海湾酒店服务生的我,接待过他多次,慢慢熟了。简单收拾一下,换上那件尚还算新的蓝白格子衬衫,搭卡其色休闲裤,照照镜子,拿来一顶白色鸭舌帽戴上。不知道为啥,我竟会如此上心的装扮,以往是不会这样的,或许是跟刚才那个相关吧。

叮咚,我按了包房门铃几次后,才有人不耐烦的打开房门。六目相对,我、她、老色;一种不可能的想法席卷着脑海,她跟我初中的杜薇那么像。一阵咳嗽声打破了我跟的窘迫,她似乎脸上荡起一层红晕,陪着她的瓜子脸是那么好看。我压低帽檐以作尴尬掩饰,她则转身向翘着二郎腿的老色走去。

“你丫的,穿这么好干嘛,跟老子抢妞啊。”“哈哈,我可没那资本。”我也忘记那天的他们说的那些话了,只记得,他介绍说那个女孩叫王欣,而我的脑子却越来越乱。初中暗恋的那个女孩,她叫杜薇,没有王欣高挑,但她们的气息和动作却是那样惊人的相似儿童癫痫病治疗方法有哪些

如果世上有这么像的人,那么我总会下意识猜想他们一定有血缘关系;一个同自己曾经暗恋之人相似,会使我带着十足的好奇心,用来打探她的背景消息。她来自C城,我曾经是C城的学生,所有的消息都变得不再重要,我呆滞的想着她的出生、然后离开的城市,丧失了行走和思考的能力。她因车祸去世,无力于她高额的大学费用,所以,无奈辍学,来到A城。后来,老色告诉我,王欣在A城火车站的出站口门外蹲着哭,他或许是良心发现,发慈悲心,带着她吃了顿饭,给了她点钱,而她,要了他的电话号码。就这样,算是他们第一次邂逅吧!

许久后,老色渐渐淡忘了那个她仗义施舍的之时,却收到一条短信:“我是王欣,或许你不记得我了,但我还是要知恩图报。明天下午,东海湾酒店期待,希望您能到。”落名;你曾救过的落魄女孩。

当我了解到这一切的一个星期,多次纠结在要不要给王欣打电话之中。那天,鼓起勇气拨通她的号码,却是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在滴声后留言。

【玄虚背后,初开情窦】

C城的是那么明媚,和着草芽争着汲取暖阳的温度,奋力的舒展着。杜薇蹲在门槛上,欣慰的笑着,又是一个春天,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她回头望了望满脸沧桑的,悄悄叹息一声,起身回屋了。从她回来,手机就一直关机,他想陪母亲过一段安静的日子。

“薇薇啊,你在家多待些日子吧!”从厨房出来的薇妈,眼神中充满着一种奢望,似乎,她的女儿转眼就会离开、失去。“好的,妈,我一定多陪您几天。”每每想到老爸去世,她们母女二人背债搬回老家,就会心酸忍不住落泪,正是因为这样,才使的她出去挣钱的愿望那么迫切,她怕,怕母亲的逞强和日渐苍老。

渐渐长大,小院里的麻雀也在热闹的叽叽喳喳,屋子中的家具简单明了的摆置着,薇薇和她妈搬着凳子你一言我一语的搭腔讨论着剧中的情节。她,心不在焉,想着酒店的相见,初中同学宁肯的别样眼神,使她心旌摇曳,她曾经的情怀为他而动,可她只能一门心思学习,因为她知道学习是她唯一的出路,这条路不允许出任何差错。

时过多年,原本早已淡忘之人却又阴差阳错的出现在自己眼前,而她,却以错名掩饰这场相逢。是相见恨晚还是时过境迁,这一场相遇,是不是因为曾经的无言换来的继续?

我给她电话始终拨不通,内心的焦急也在多日后慢慢淡去,强制性的告诉自己,的早已经过去,又何必纠缠不清与一场错过的情。这些日子,老色也被他老爷子派去北京学习了,说是要他回来之后给他安排,这有钱人家就是好,不必像我们这样费力不讨好的当打工仔。

里无声,唯有清辉月华飘洒,杜薇望了望熟睡的母亲,心有酸楚。轻微的叹息声随着不争气的眼泪打湿了她早那好的那张纸条,她悄然无声的行走在静的出奇的夜里,泪,似是落了一地,纸条,依然在那里。

驶往A城的列车上,它已是淡季,没有了拥挤,显得有些清冷寥落。打开已被遗忘了许久的手机,短信不多,宁肯的问候却扣响心扉。她的心咕咚咚地跳着,拨通宁肯的号码,电话另一端富有磁性的低沉声音,使她莫名的紧张着。A城的我蓦地从电话那端坐起,太熟悉的声音,得知她从老家过来A城,我立马来了精神,兴奋的一夜未睡。

A城火车站,早8:13分,微冷,我特意外的早起,揣着忐忑的心来火车站接她。“宁肯。”她从后边拍着我肩膀,“呃,吓我一跳。我咋没看见你啊?”“你只顾着望一个方向瞅,能看见我才怪。”

以后的很长一段日子,我似乎都快忘记了老色这个人的存癫痫发作的症状在。我重新找了一个保安的工作,而她是收银员,她住宿舍我住租房。每日电话,有空就一起,沉浸在我们打开往事心门,重新走到一起的甜蜜之中。

我跟你说着曾经的那个梦,调侃的谈到 :“薇薇,你就是那朵牵牛花,从大雪纷飞中走来。”你说:“牵牛花是代表的爱恋。”花语凝香,沉浸在如梦的初恋之中。这个春天的明媚阳光,语花香,悄悄流逝,似乎是迎接着一场不平静的游戏到来。

【乡门已旧,倾诉苦楚】

归属地北京,陌生号码,我纳闷着,怎样也搜寻不出脑中与北京有关的熟人。“喂,死孩子,最近爽不爽。”听着这带着桀骜的声音,一丝丝才慢慢汇聚,老色的声音。“拖您老福,还没起。怎么,你要回来?”“聪明,过几天我就去化生上班,虽然职位有点低,但无所谓了,反正都是玩。”

似乎从那个电话后他就了,又是半个月没听到他的消息。“你看这件怎样啊?”薇薇笑着指着那件黑色外套,“很好啊,你喜欢就好啦。”我表示无所谓的说着。“你呀,干脆别穿衣服去街上跳舞,肯定吸引眼球。”她半嗔半怒的说,“好了,好了,我……”认错了的话还没说完,电话不识眼色的就过来了。“喂,明天老地方,有美女哦!”一听着流里流气的话就知道是谁了,“好吧,明天见。”

303房间,蓝色长裙,刘海马尾身材修长,胸部较为发达的一位尤物坐着老色旁边,薇薇和我相挨坐着。“咦,这是那个什么王欣,是吧?宁肯你小子可以啊。”“还行,托你福。”我真心的说,就是不知道他会怎么理解了。之后的他,或许是迫于他老爸压力从良开始专业工作,也可能是有人替代了我跟他混吃混喝的位置,很长没有联系。

同薇薇最近的电话中,总觉得她有话要说却又说不出口,她说还是见了面告诉你吧。“我了,想回家。”她闪烁其辞的说,“好啊,那我陪你吧,毕竟咱们在一起总是要去见彼此家人。”其实,我察觉到了她的心事并非如此,可既然她不想说,我又何必勉强一个自己所爱的人去说不想说的话。,她在我这里,但她却整夜未眠,次日我俩便离开A城。

列车上的她靠窗望着,那飞快倒退着的高楼、渐渐脱离视线,可她的脸上似乎是有种解脱了的神情。她想离开这座城。一路无语,默默陪伴可能便是给她最大的安慰,爱一个人,便要爱她、包容她的一切,她不想说的事,定有她不说的原因,我不必苦苦去问。

“喂,王欣哪去了?”“怎么,我跟她一起回老家啊。”嘟…对方挂掉了电话,我似乎察觉出了一丝端倪,她的离开跟他有关。后来,我才知道他打不通她电话才打到我这里。

路过D城,“宁肯,你回去家里看看吧,你爸妈肯定很想你了。”, “哈哈,先去C城,看咱妈。”我真诚的回复着她的话,她会心一笑恩了一声。也许,这是一种陪伴和信任,一句简单的陪你,有时候胜过无数甜言蜜语。

春已悄去,烈日随着初而来。C城,和相爱的人归来,结束一段旧时光,开始一场新另外。“妈”“伯母”,坐在摇椅上的薇妈蓦地站了起来,瞪了一眼她便同我寒暄了起来。夜里,薇薇和伯母在一个屋子畅谈相思,而我,只能独守空房了。第三天吃过早饭,薇妈突然没来由的对我说“照顾好薇薇,希望你可以给她。哪怕你们在一起没有什么财富,也要坚持同甘共苦。”“我一定照顾好薇薇,我宁肯哪怕去偷去抢也不会让薇薇受苦。”我看了一眼对我满脸期盼的薇薇发自肺腑的对她们娘儿俩保证。

正坐车来往C城的老色,看着自己特质定制的钻戒,满满。

【和你一起,幸福谋生】

“你知道为什么我哪个医院治疗原发性癫痫最可靠离开A城么?”,“与方浩有关吧。”她扑向我怀里,泪水肆虐,不顾车上旁人的深色大声抽泣着。她给我看了他手机上的短信、未接来电,我明白了一切。

方浩几经打听之下,来到了王欣家门前。半闭着的栅栏门,斑驳的瓦房……眼前的一切,震惊着这个城市。就与附近其他人家相比,她家也显太过寒碜。“是谁啊,站在门口。是找薇薇么,她不在。”老太太自问自答式的向门外之人说着,使他从错愕中反应过来,推门而进。

“阿姨,请问这是王欣——呃,杜薇的家么,我是她。”“你不要再骚扰我家薇薇了,我警告你,我家高攀不起。”他帅气的外形和精品服装同他的身份,一同在这里反倒成了老太太眼中钉,吃憋,铩羽而归。尽管不甘心,但他因不能出来时间过长,所以索性暂且搁下。望着手中的戒指盒,无味陈杂,带着不甘和遗憾暂时离开C城。

从C城而归,D城的一切依旧是那样亲切,阔别三年半,却道山河依旧。想着当初自己被勒令退学之时,对校方哀求的眼神,可无奈我却招惹的是校长的外甥,一幕幕往事,着自己,权利金钱为表关系住内的社会,只会让穷人更苦。

带着薇薇去D城的高中、龙潭公园等地转了一转,顺便对她介绍着自己的那些往事。一个人讲一辈子不厌,一个人听一辈子不烦,是一种平淡,更多的却是一种幸福,我渴望我们的未来会相守彼此,直到终年。

我家还好,父母单位分房,比穷人富但没发跟富人比。这次回家只是回来看看父母,顺便告诉他们我打算跟薇薇在一起奋斗。待了五天,父母见到薇薇以后,似乎我成了外人,薇薇才是他们的孩子。

H城,中的去向,那里,有认识的同学,可以尽快熟悉陌生的城市。我跟爱的人,同去一座城,开始认识新的人,相濡以沫,过着简单幸福的。时光匆匆,早已在时间沙漏中大把流下,看着那盛开的海棠花、蔷薇花,我在偷偷乐着。

H城,七月,一个幸福的季节。阳光正媚,风声不躁,花开的最盛之时,便是你的生日。多年来,我从未想过,是一场生日,宴会上一个人的突兀出现,打乱了我们原本的平静,后来一别三年。

“happy birthday to you~ happy birthday to you…… ”生日的歌声旋转在整个餐馆,而我,掌心的汗却渐渐湿透攥的紧紧礼物,跃跃欲试。

【意外相逢,爱恨纠缠】

我的手正要伸出,却听见有人急促的从门口跑来,嘴里大喊“等一下,等一下!没我,这party不能算开始。”怒火,止不住的攀升,看似极慢却是瞬间,她按住了一场战争的开始,而我,只好任凭怒火在心海燃烧。他不顾其他在场人的唏嘘,将一个的包装送到薇薇面前,她搁在半空的手,尴尬的难以放下,座位上的林静就开始带头起哄,然后群体躁动,最后,她收下了他的礼物,但不知道其内所藏的危机。生日,瑕疵中结束,除了方浩出现,在我心中这是我送她的一个满意的礼物,她的生日,我精心准备,瞒着他定了这家餐厅,为她过了我们一起的第一个生日。

始终参不破的是,为何方浩会来,而且,似乎早有准备。带着种种猜测,小心翼翼的经营着我们的。的墙,却正是在这样处处不放心的情况之中,悄悄裂出缝隙,然后变得岌岌可危。由于方浩和他的礼物的出现,我跟开始了第一次的薇薇吵架,我怀疑她一直与他有联系,而却没办法开口问她,她怀疑我,怀疑我们之间的隔阂,甚至要求过分手。

“你就是嫌我穷,那你跟方浩去吧。我给你买不了钻戒,也给不了你幸福。”我声嘶力竭的对她喉着,就这样,她带着委屈,决老年人癫痫该如何治疗绝的转身而去,回荡在房中的“分手”二字,生生的撕裂我的心,愤怒、冲动,充斥着我的身心,难以平复。

她和方浩总是有意无意的出现在我的面前,是以伤害索要关爱,还是已经不爱?而我,异常颓废,借酒消愁,给自己找借口聊以自慰慰。她是幸福着的,顾盼生姿、身着名牌,我可望而不可及。

“宁肯,你再这样堕落,有用么?自暴自弃像个男人么?”大滂沱,狂风呼啸的夜里,秋声刺骨悲凉,震东的话一针针的刺痛着我,低头不语的我,连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给方浩打过电话约在他家相见,之后我又给薇薇发短信说祝她幸福,我想,我该离开了。几天后,报纸头条特别专栏:抢劫犯宁肯,因涉嫌化生集团骨干方家,被警方即时抓获锒铛入狱。

左手握着的报纸同捧在嘴边的玻璃杯瞬间掉落,碎片、水、鲜红的颜色……。怎么可能,他怎么会这么冲动,无声的泪嘀嗒在不再是白色的地板砖上,她慢慢失去了知觉。“医生,她没事吧。”“她只是因过度刺激,导致暂时间歇性休克,最近几天别让病人下地走动,会影响到脚上伤口的正确愈合。要好好注意!”“哦,谢谢医生。”

【 尘埃落定,当年真相 】

当杜薇从病床上醒来时,只觉全身无力。眼角的泪如决堤般不受控制,气若游丝的恳求他“你能不能帮帮我,救救宁肯,为了他,我怎样都可以。”“好啊,好一个怎样都可以。杜薇,哦,不,以后应该要叫你方太太了。”哈哈哈,他像哭一样的笑着。他想,我竟然是这样具有利用价值,哈哈哈,真可笑。

不管方浩使了多大手段,费了多大力气,但他那天确实陪着她来看我了。隔着窗,看着她憔悴的样子,我心里内疚的很,我告诉她你要你要幸福,我们终究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我不管她有多恨我,哭的有多么歇斯底里,我只能决绝的转身回去。

之后,她来告诉我,她要和方浩了,她是笑着的,不过笑的凄凉,他们的那天,我悄悄的离开了这座恩怨纠纷的城,我祝他们幸福。

那年天,我从D城来到C城。每隔一段时间,我都去一趟我们最初相遇的初中,每隔一年都去一回杜家萍。那年的腊月十八,振东打来电话说“薇薇怀孕了。”我出奇的震惊,自欺欺人的告诉他说与我无关。

三年后,我在C城。又一次来到了杜家萍,颓败的老屋前,半年未来,却是荒草肆虐,屋里也落满了灰尘。我如往年清理着院子,却是心中有一种无法名状的因子在如鹿撞般难安。

“宁肯,你是宁肯么!”“谁啊,我是宁肯啊!”话还没说完我便觉得这声音太过耳熟,转身,扫帚砸到脚上然后摔向地面,我不敢自己的眼睛,但还是激动的将她拥入怀中,片刻才发现立在她身旁的小女孩在不停的叫着妈妈。

“我跟方浩了,是他提出来的,他告诉了我当年的一切。”如炸弹般轰然响开在我的脑际,嗡嗡声使我忘记了一切。

她的高中同学林静,三年前是方浩表弟的女朋友,她在H城的第一个生日,便是如此泄密到方浩那里,而我,当年却是同方浩达成协议,让他找关系设局欺骗王欣,目的,只是为了让她对自己死心。

她的婚礼之前,薇妈被接到H城,两年后冬安天的一个夜里安然睡去,再也没有醒来。那个,小宁哭了一夜,白色的雪飘啊飘,飘满了整个城市。

小宁似是发现了宝藏般的兴奋的叫着“,爸爸,你看你头上都有白头发了。”“是呀。多年过去了!小宁吧是也长大了吗?”我看着身旁大腹便便的薇薇,说着说着便笑了。

首发散文网:

上一篇:时光如笔,描绿浅浅的夏_散文网

下一篇:存在_散文网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