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语句 >

钻石的心愿10——11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激点文学网

0受伤的龙老师

一切恢复平静,一切似乎没有发生过一样,艾兰心脏里面的那邪恶与善良的较量,最终是善良险胜一筹,画上了一个小小的句号。

谁都不知道,艾兰的那颗心脏是福还是祸?老子曾言,福之祸之所伏,祸之福之所倚。福祸相互依托,如何能判定是福是祸呢?

单单那一次的车祸,艾兰毫发无伤,应该是福大命大;就拿心脏中的黑色怪物被迫匿藏在黑色裂缝之中,寻找下一次的机会,应该是祸不单行哦。

不管是福是祸,艾兰的体内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她已经不是的那个她了,她拥有连都说不明道不白的神奇之力。可是就是这神奇之力,她也很难控制的住的。

次日,艾兰一人来到学校,操场上安安静静的,空无一人,那红绿相间的地毯还有坑坑洼洼的水迹,刚刚下了不久。两只小在软软的地毯上扑棱着翅膀,相互嬉戏,旋转,这是一对可的夫妻麻雀。艾兰的脚步靠近了它们,它们依然沉醉在恩爱之中,对不速之客的来临,竟然毫无察觉,陶醉。( 网:www.sanwen.net )

艾兰的心肠极好,她没有打扰它们的恩爱,脚步从他们的视线之外擦过,渐渐离开了。

脚步声靠近了六三班教室,那个教室里的人都在安安静静得坐着沙沙得答题试卷,看那情形,艾兰知道,今日她又迟到了。她不知道究竟迟到了多少分钟。

怯怯的脚步还是靠近了教室大门,轻轻的一声,连她自己的耳膜都听不见口中的声音,分贝够低了。

龙老师埋着头看着一本书,那是有关于教学方面的杂志。作为小学精英的龙老师,他的教学理念是走在时代的前面的,公开教学数他第一第二了。好强大的光环。在光环下,他必须要不停得充电,否则就对不起这个教学精英这个称号了。

平静的脸上,心却不平静。在他的心中,他一直存在一个疙瘩。那就是前一个星期将艾兰逐出教室的那一件事儿。他的肠子都悔青了,竟然三天三没有找到人,岂不急死了么?三天的期间,他几乎是茶不思饭不想,究竟是错在哪儿?为何艾兰会离家出走呢?一万个想不明白。

第四天艾兰才出现,以被汽车撞中的身份出现在医院里,其后就不知道了。一连一个星期,艾兰没有出现。龙老师出于面子,他居然没有探访一下艾兰的情况,他必须要艾兰亲自出现,尔后好好得批评一顿,才了却心头之恨。

想什么就有什么?艾兰来了。

“艾兰——”大嗓门西施爆了芝麻,其余的学生也大声呼喊。男学生潘安在嬉皮笑脸得指着艾兰笑呢!他是艾兰的死党。

全班哗然,众星捧月般的目光都射向了艾兰,让她感受一次空前绝后的温暖。

龙老癫痫症状种类师缓缓得抬起了厚厚的眼镜片,用恐龙的眼神瞪着艾兰,似乎眼前就是一只幼小的鱼。艾兰的心头猛然一阵收缩,她太害怕龙老师的目光了。如果有选择,她宁可选择辍学,也不要再见到龙老师那闪着寒光的镜片。

“你舍得来上学了,你别来呀,浪费了一个星期的,你还能赶上来么?我想你那猪一样的脑子恐怕是不成的,你还不如回家去,等着留级再复读。”龙老师说话还算客气,就是有一点挖苦讽刺。究竟是谁浪费了谁的时间?龙老师的答案告诉了大家。

艾兰可不这么认为,她就是不喜欢这个老师,连带这语文这门学科也会讨厌了起来。

“老师,你就让艾兰进来吧!校长都开会禁止赶学生出校门的。”西施为艾兰打抱不平,嘟嘟嚷嚷。

“是啊!”潘安也附和,他希望艾兰坐回原来的位置准备上课。下课准备和她一起玩,询问她这几天的经历,乐呵乐呵。艾兰身上有一股特别的味道在吸引着潘安。

“就你们多嘴,你们两个都上来,站在讲台上考试。”龙老师的目光更凶了,他很不愿意放过艾兰,包括为她求情的其余的人。

“上来就上来,”西施扭动着肥大的臀部,一闪一闪得蹒跚到了讲台边的一张大桌子前,在那儿一站,就盖住了大半个桌子,好重的身影。

潘安也不情愿得来到那张桌子的边上,桌子剩下一小部分了。潘安只好将试卷折了又折,才勉强在桌角上放下,沙沙得做起试卷来。胖西施也鼓着个腮帮,拧着眉毛,做试卷。

艾兰站在外面足足有五分钟了,进退两难尴尬的站着。恐怕龙老师是不轻易得放过她了。下面他要如何虐待自己呢?不知道。

“艾兰你过来,你给我在讲桌边上蹲着,坐十分钟沙发,(蹲马步)才可以做到位置上去。今天不好好惩罚你一下,你还真把老师当病猫了。”龙老师不是一盏省油的灯,他要杀鸡骇猴镇住这一伙学生。

女坐沙发?是首次。六三班坐沙发的人一般都是男生,那几个捣蛋的。现在居然轮到了艾兰,学生们都将目光定在了她的身上。看热闹了。

艾兰一动不动,眼泪簌簌得留下来了,她在众人面前出如此大的丑,颜面顷刻扫地,真想找一条地缝钻进去得了,严重伤害自尊啊!

“哭?哭又屁用?坐沙发。”龙老师走过来,伸出了老鹰般的爪子就拉住了艾兰的长秀发,拽了过来,强行执行。

秀发根根乌黑,泛着缕缕光泽。龙老师的手在她的秀发中穿梭,感觉到了针刺的痛,或者是有蝎子咬了他一口。

手猛然拔出,神经质似的晃动,龙老师的口中传来啊啊啊的叫声,疼字都没有说出来,眼圈都黑了,真的很难忍。

在艾兰的眼睛里,那只侵犯自己的手已经肿得如萝卜般的大小了,难怪他会如此山崩地裂的叫唤。

j教室里的嘴巴顿时哗然,呼声一阵高过一北京军海医院看癫痫效果如何阵。分贝震动了铝合金玻璃,哗啦啦。

办公室里的几位老师听到了学生们浪潮似的叫唤,纷纷赶来嘘寒问暖,询问情况。龙老师是一个十分要面子的人,他的手藏在了身后,嗫喏的说,没.....没......事的搪塞着。

陈校长有点不放心,踱步过来,想一探究竟。龙老师赶紧将艾兰轰下去,说是她让自己生气了,才会大叫的。

陈校长半信半疑的出去了,回到了办公室,几个老师也陆续离开,相继散去。

坐在位置上的艾兰领到一张试卷,她也要考试。如果是平时,她是无法考好这张试卷的,顶多考一个四五十分的样子,就已经是烧了高香了。考试时间都花去了二十几分钟,恐怕这一次,她是考不好了。但愿心脏会保佑她。

龙老师的左手不停得抚摸着受伤的右手,满脸的惊讶:是什么情况?她头发里有毒物?藏着针还是蝎子呢?气人,真是气人。一定要找一个机会治治她。

龙老师敏思苦想着对策,也许只有艾兰考不好,他才能拥有借口处罚人家。这一次不要碰她的头发,用皮包着剪刀将她剪成一个光头,对,就这么办。龙老师的脑瓜子里都是整学生的高招,大家都要防范一点儿。

11奇怪地答题

一道道题目蛰伏在试卷中,既陌生又熟悉。陌生是杂乱的白纸黑字,熟悉是艾兰的脑袋已经是一通百通了。题目在艾兰的眼前闪过,如流水。脑细胞缓慢地伸了一个懒腰,揉揉惺忪的睡眼,加入了之中。

都是一些简单的题目,心脏在为脑袋打气,并且通过血液传送了一些能量。许多脑细胞活泛了起来,它们都被注入了强有力的能量,全身上下有使不完的劲力。

第一题,读拼音写,眼睛在读数据。少部分脑细胞笑了,这么简单的题目,还不是小儿科?做吧!

大部分脑细胞阻止,先别忙做题目,浏览下面的题目。眼睛受到了指令,飞速流转在字里行间。那陌生冷硬的组词,顿时捧起了笑脸相迎,变陌生为熟悉,是亲戚的那一种;还有棘手难缠的口语交际,此刻也软绵绵地趴在原地,等待着安抚呢?至于阅读,目光是笑着的,跳着徜徉的,一点都没有难度,比幼儿园的题目都简单。,写未来的我,呵呵呵,未来的我不是可以拯救世人么?目光胜利地完成了使命,回复大脑。

大脑细胞并不急于去完成这些试卷题目,它们忽然达成协议,在考试的最后十分钟去冲刺,挑战一下手的极限。

手指不由自主的颤抖了几下,不明白大脑的命令为何如此糊涂?万一完成不了任务,将如何是好?不是等待要受罚么?龙老师还喜欢处罚学生的手指,教鞭所到之处,都是鲜红鲜红的痕迹烙印在手掌上,受罪的是手指啊?

手指抱怨,不愿意做事的大脑,往往连累地都是手指,十分不公平,不公平。

顷刻,一股暖流在手指的念叨中传递了过来,那西安治疗癫痫病医生是心脏给予它们的安慰,如一颗颗的甜糖融化在味蕾中,焦躁不安的情绪慢慢平复。

别急,你们一定能行的,你们可以将试卷十分钟写完,不会误事。心脏传来了絮语。

现在不妨环视一下考场,学生们有的在沙沙的答卷,有地在冥思苦想,眉毛都拧成了麻花了,太难;有的偷偷地将手伸进了抽屉里,翻转书本寻找着什么。

龙老师的目光一刻都没有离开过艾兰,他的目光里含着复杂的成分:怀疑,恨,讥讽......

艾兰的头低着,她不想看老师的目光,也不想动笔,装作一副什么都不会的样子在等待时间的悄悄流失,毫不可惜。

此刻,她在浪费自己的时间,也在浪费着龙老师的时间。

不知不觉,时间到了离交卷只有十分钟了。龙老师的镜片里滑出了难以觉察的笑,讥笑艾兰会有教训在等待着他。

艾兰不慌不忙,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老师看见了也着实生气。谁的学生,谁生气。老师都愿意教出的学生来。学习好,容貌好,补课金钱好,还有做事听话好......

龙老师陷入了遐想中,艾兰的心脏却给脑袋传递出还有十分钟时间的信息。大脑猛地一激灵,活泛了起来,命令手指开始工作。手指启动手写程序,如飞速的马达握着淡蓝色的水笔,在试卷上笔走龙蛇起来。那姿态,那速度,堪称绝妙,连神仙都要羡慕。从艾兰的身体里散发出了一种特有的味道,那是书的香味,一定能陶醉所有的人。

龙老师冷不丁得跌倒出了遐想的氛围,走进了现实。他的镜片发现了端倪,反而不以为然,心中在偷着乐:这丫头急了,开始乱作试卷了,写得都是错的吧。

沙沙沙,声音十分的和谐,如不大不小的雨滴在抚摸着柳树枝条,缠着柳叶飞舞,轻轻得吟唱着情歌,特别的美妙。更像大山中的花的在鸟的飞翔的影子里絮叨,如痴如醉。

艾兰进入了忘我的境界,不到三分钟,就做完了物题,轻松得如摘取小树的叶子,脚跟的。试卷翻卷,开始做第三面了。

龙老师忍不住碎步靠近,悄无声息,屏息凝视,那密密麻麻而又清秀的字体,瞬间征服了龙老师的眼神,还有额头上的皱纹,他露出了奇怪的表情。有嫉妒,也有羡慕,更多的猜疑,莫非她带了隐形耳机,受到远方遥控的答案直接解答不成?

龙老师的眼珠子更忙活了,在艾兰的每一个毛孔处都扫视了一遍,就差没有透过衣服了。没有发现意外。他只有盯着艾兰在书文了。

我是一个小学生,是一个优秀的小学生,我的想是拯救未来的地球,在未来的X年里,地球将......

内容新颖之处,想象力是超级丰富的,连龙老师都自叹不如了。然而,龙老师的脑瓜子灵活转过来了,学生的想象力是最为丰富的,只要不抹杀他们的天性,就一定能将他们的想象力发扬光大。

癫痫吃一两种药好还是多种联合吃好

现今,老师都以题海战术来折磨学生们的意志力,还有将讲解式的方法来弥补顽皮的空白。所以现在的学生都是做题的学霸,是作业的精英,是考试的能手。可是有哪位老师愿意承认这一点呢?他们在应试教育的压力下做着违背心愿的事儿,做题做题在做题,千万别有太活跃了,活跃了就会出弊端的,还是安全一点会更好的。

龙老师发出一声长叹,缓缓得抬起了镜片,他那凶悍的目光也渐渐失去了棱角,或许是他错了,不该对眼前的艾兰有偏见。

不过,他实在是不眼前的实在。艾兰已经将试卷完成了,找到卷首,在上面端端正正得写上了六三班,艾兰。

字迹非常工整,超过了以往任何一次。

龙老师将兰儿的试卷平展在两手之间,他的目光与脑海同时扫描了起来。还没有扫完,下课的音乐突然响起:时间到了,老师你们辛苦了。

龙老师吩咐组长收取试卷,他将艾兰的试卷拿出了教室,他想知道艾兰的试卷究竟能得出多少分。

一路小走,穿过走廊,进入办公室,他差点撞上了棱角水泥柱子。幸好有一个五年级的学生在大声呼喊,老师注意,你的前面,你要撞墙了,注意了,别撞墙啊!

龙老师这才及时刹车,镜片竟然与棱角水泥柱就差0.1厘米了,好险啊!脚步及时调整方向,将龙老师的躯体带进了办公室里。

回家了,大家都回家去。

许多的学生都围拢着艾兰七嘴八舌,嘘寒问暖,其实是想打听八卦消息。

“艾兰,这几天你躲在哪里去了?是不是找到男了。”委员小倩口无遮拦,没有一点的形象。

“我看是要了,都不发喜糖的。”小不点宋韵韵补充了一句。

“你?你们?”艾兰的脸瞬时红了,从耳根一直到了脖子跟,很难为情也很气愤。

“哟!你看,她真的回家找男朋友去了。”小倩似乎在努力宣传着什么,大家的情绪越发高涨了。

“好了,没事别瞎折腾,回家吃饭去,一群吃饱撑着的人在胡搞什么?”胖西施打抱不平,推开了一群围着的人群。

宋韵韵被西施搡疼了,龇牙咧嘴就像一只斗红了眼的母鸡要啄西施,一把抓住了西施的衣领不放。西施也不是省油的灯,她的蒲扇似的手掌一下子拍了过来。

宋韵韵的眼尖,头一低,西施的手挂着一阵风从宋韵韵的头皮上掠过。

“啪——”

不偏不倚打在了吧快嘴的小玲子的脸上,那个鲜红的五指印深深地烙在上面了,疼痛难忍的的小玲子一下子将怒火点燃了。

她将西施的秀发抓住,一阵的猛揍。打得西施在地上爬,有不少是小玲子的粉丝加死党,拳脚自然如暴风雨一般地倾泻而下了......

首发散文网:

上一篇:独角戏_散文网

下一篇:爱无止境_散文网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