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日志 >

天使之恋(三十五)作者:王婷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激点文学网

三十五

从机场回来,安琪一头扎到床上,她觉得头昏眼花,浑身无力。她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一件接一件的往事像虫子一样在脑子里乱飞,迷迷糊糊中她进入了乡。

“琪琪,琪琪,别睡了,起来吃饭了。”安琪恍惚中听到允飞儿的声音,她睁开眼睛,发现已经是中午了。

“安琪,先起来吃饭,一会儿爸有事跟你谈谈。”安父在房门口冲着安琪说,语气很严肃。

“什么事啊?”安琪应着,翻身下床,却感到心跳气短,忙抓住身边的允飞儿。

“怎么了?安琪。”允飞儿抓住安琪的手,感觉冰凉冰凉的,不由地但心地问。( 网:www.sanwen.net )

“睡过头了吧。”安琪自嘲地笑笑,控制一下呼吸,等心跳正常了,抬脚走出卧室。

“哇,这么多好吃的耶!”安琪一进厨房,立马被一桌子的中式美食吸引,不禁般地欢呼起来。的确,在安琪眼里,这些家常饭菜比冰箱里昂贵的西式糕点强得多。只见安琪像蜜蜂一样飞,叮在饭桌上,不管形象不形象、礼节不礼节地,总之是“天翻地覆”狂吞了一阵,说真的,安琪好久没有吃过这样一顿饭了。

琪父琪母安详地看着安琪狼吞虎咽,他们只象征性的挑了几口。

“哎呀,美味啊,吃饱了,喝好了。谢谢妈咪地!”安琪放下筷子,心满意足地抿抿嘴。

“吃好了?”允飞儿坐在一边,微笑着看着安琪。

“yes,mum!”安琪说着站起身,“我来帮忙收拾。”

“不急,琪琪,先坐会儿,有事跟你聊聊。”允飞儿的语气依旧很温和,可有种不可抗拒的力量。哪种方法治疗癫痫好安琪听话地坐下来,很专注也很顽皮地打量允飞儿,却意外地发现用从没有过的 认真目光审视着安琪。

“琪琪,你是不是正在跟一个叫钟程的男孩交往?”允飞儿小心翼翼的试探着问道。

“是,妈妈。”安琪沉吟片刻,轻声应答。同时她一脸疑惑的盯着,她不明白母亲为什么会问起这个,她又什么时候关心这个?

“琪琪,你现在恋我不管你,可是这个男孩不行!你们不许停止!”允飞儿斩钉截铁,像在她的谈判桌上。

“为什么?”安琪惊恐起来,她又怀疑听错了,转头看看父亲。

“你们不合适!”允飞儿坚定地说,同时也朝琪父望去。

琪父看看妻子,又看看安琪,也很坚持的点着头。

“我不!”安琪激动起来,她知道自己和钟程是怎样地曲折才重归于好,她不能放弃,也不甘心放弃,更何况显得是多么的莫名其妙。

“琪琪,这事没得商量,我调查过他,他不适合你!”允飞儿提高了音调,同时用力的甩了一下手臂,以表示她的决心。

“为什么?!”安琪霍地站起来,“告诉我理由!”

安琪,这都是为了你好,你们真的不合适。”一直默不作声的安老爷子开口了。但是这显然更加刺激了安琪,安琪只觉得一口气喘得不对劲,继而呼吸困难,眼前有许多的星星和飘了过来,她努力地控制自己,扶着椅背摇摇晃晃的栽倒下去。

“琪琪?!”允飞儿慌忙站起来,扶住安琪,“琪琪,怎么了?”

“妈,我不同意!”安琪艰难地站正身子,“妈妈,我必须坚持!我喜欢钟程,爱他!”

“不行!!”允飞儿大喊起来,她害怕、她震怒,她不知道自己的女儿什么时候已陷在这场恋爱中,而且陷得如此之深。这让她慌乱,她金华癫痫病什么医院好不知道如何是好,不知道怎样才能阻止他们,不知道怎样才不能伤害到女儿。情急之下的允飞儿失去往昔的理智,她边喊边搡了安琪一把。

“啊!”安琪虚弱地倾倒下去,瘫坐在椅子上,她想挣扎,可是意识模糊起来,心堕下去,越堕越沉……

“琪琪,琪琪——”允飞儿失去了职业女性的冷静,她紧紧地抱住安琪,浑身颤动起来。

“快,快送医院!”安父拉开允飞儿,抱起安琪向楼下冲去。

“琪琪——琪琪——”允飞儿也顾不得换装,凌乱的跟在安父的身后奔跑。

“琪琪——琪琪——”在一声声的呼唤中,安琪慢慢睁开眼睛,她现在的脸色和她身下的白色床单一眼苍白。

“妈——”安琪把脸转向坐在床边的允飞儿,一行眼泪顺着眼角淌了下来。

“琪琪——”允飞儿紧握着安琪的手,满眼都是焦虑和不安。

“妈——”安琪注视着母亲,允飞儿白皙的脸上有深深的泪痕,眼睛红红的,整个人憔悴的显得苍老了10岁。这让安琪有一种很深的不安,从小到大她没看见母亲掉过一滴眼泪。

“妈,我怎么了?”

“没事儿,你太激动了。”允飞儿看到安琪醒来,赶紧尽力地笑着。

“妈妈,我是不是得了什么病?最近这个阶段我常常头晕乏力,我想我是生病了。”安琪幽幽地说着。一边的允飞儿脸色越发难看,她抱住安琪:“别胡思乱想,不会有事的。”

“哎,妈妈,你也别担心,只要不是癌症,我什么都不怕!”允飞儿头埋在安琪秀发里,极力控制自己抽动的嘴角,可是眼泪还是奔流而下,顺着发丝淌进安琪的衣领里。

“妈妈?”安琪惊恐地抓住允飞儿,恐惧和不安在体内迅速扩散。

“琪琪,不哪个医院治疗癫痫能好要怕,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允飞儿极力地控制好自己,故作轻松地放下安琪,“妈妈,见你晕倒,心就碎了。现在好了,你休息会儿,妈妈去买些水果。”

允飞儿逃也似的出了病房,倚在走廊的拐角处,眼泪再次奔流而下,她的耳边回响着医生的话:“夫人,你要有思想准备,从初步诊断的指标来看,你女儿很有可能得了急性白血病,当然,这需要进一步确诊,希望能积极配合……”

琪琪,你放心,妈妈没输过一场商战,也绝不会让你有事。允飞儿胡乱地抹去眼泪,泪眼中透出的光。

“丁玲——”一阵柔和的音乐声从安琪衣袋里传来。安琪伸手取出手机,端详着屏幕,半晌,才下了决心按下了接听键。

“喂——”

“安琪,你在哪儿?”

“我、我在医院呢。”

“怎么了?喂,你声音抖得厉害,快告诉我,怎么了?”

“我、我——”

“你别说话,等着我,我马上到。”钟程匆匆扣掉电话。

“砰、砰”病房外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安琪努力地坐起来,冲门口道:“请进吧.”话音刚落,一个高高地身影闪了进来。

“安琪!”程奔了过来,他第一眼看到的是安琪苍白的脸和红红的眼睛。“怎么半天不见,你就跑这了?你怎么住进了内科?别吓我,快告诉我,你怎么了?”程一连串的问题,让安琪鼻子又是一酸,她强忍住眼泪,想说话却又只感到喉头发紧,只好低下头,一言不发。钟程看她这个样子更加焦急起来。

“怎么就你一个人?允姨呢?”

“刚出去,……程,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先让我静静。”

“好,我出去找允姨。”程温柔地抚摸着安琪额前的碎发,转身离开安琪所西安中际医院治癫痫专业吗在的特护病房。

安琪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不禁有种想嚎啕的冲动。她知道不管自己的病情如何,恐怕有一天她都得离开程。

“医生,请告诉我,103室的病人的病情如何?”钟程离开安琪没有去找允飞儿,而是直接来到医生办公室。

“对不起,这是病人的隐私,我们不方便透露哦。”医生推推鼻子上的眼镜,审视着这位冒冒失失的小伙子,冷静的说。

“我、我是她男,请告诉我,”钟程有些气急败坏,“她到底怎么了?为什么那么虚弱?”

“……”

“她的病情很严重?是不是?”

“对不起,我们……”

“是不是?”钟程激动地超期迈了一大步,用力抓住医生的手臂。

“你这是干什么?”一个严厉的声音在钟程的背后响起。钟程放开医生,回过头了,看见一个一身职业正装,面容清丽精明干练的女士站在他的身后,正严厉地盯着他。程认得这就是允飞儿,传闻中在商场无所不能的“铁娘子”。

“你是钟程吧?”允飞儿的声音仍然冷冷的,但神色已去掉几分严肃了,多了一缕温意。太像了,真的太像了!允飞儿在心里惊呼,钟程回头的刹那,允飞儿几乎认为是当年的楚峰回来了,她感到自己冰结了十几年的血再度涌动。

“是的,……允姨?”钟程见允飞儿怔怔地看着自己,不知所措。

“哦,你让我想起一个人了。你想知道安琪的病情吗?直接去问她吧,只有她有权利决定是不是告诉你。”允飞儿温和地对钟程说,随后走向医生,“陈医生,我有事跟你商量。”说着两个人走进里面的办公室。

钟程定定地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然后走出医生办公室。

首发散文网:

上一篇:不该丢失的梦想_散文网

下一篇:那些忧伤,是风带来的情绪_散文网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