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日记 >

三叔死前的秘密哲理文章

时间:2021-02-21来源:激点文学网

三叔死前的秘密哲理文章

  为了多挣钱,三叔在上夜工时,被大梁砸中死亡。警察在尸检时,却发现了另外一个秘密……

  01

  ldquo;嘭,嘭,嘭!”寒冷的冬夜,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那是我大四放寒假回家的第三天。我睡眼惺忪地拿起床头的手机,才凌晨三点半。

  ldquo;快起来,你三叔昨天半夜从楼上摔下来了,正在医院抢救呢,我们去医院看你三叔。”母亲焦急地拍着门板。

  我迅速穿上外套,和母亲一起在寒风中等公交车。天刚蒙蒙亮,没有出租车,父亲的电话又过来了:“咋还不来,人都快不行了!”

  母亲应允着挂了电话,擦着眼角喃喃地说:“咋那么傻,为了个异姓人,把命都丢了……”

  我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一路上想着三叔这些年的遭遇,眼泪扑簌簌地流了下来。

  我叫王璇,河南省虞城县人。我父亲弟兄三个,排行老大。爷爷早逝,家里没有男劳力。父亲结婚后,奶奶便把三叔和二叔送到父亲所在的建筑工地上干力工。

  在我们那里,工地上的活分两种,一种是靠体力吃饭的叫力工,另一种是靠技术吃饭,也就是砌砖块的技术工。力工的活最累,拿的却是最低的工资。二叔就是因为没技术,又不愿吃苦,偷偷跑到南方打工去了。

  好在几年后,好学的三叔不仅学会了砌砖的手艺,拿到了技术工人的工资,而且对工地上的大小事宜都了然于胸。

  那时,奶奶身体不好,父亲为了多赚钱,毫无管理经验的他,硬着头皮也组织了一帮建筑工人,专门给附近村子的人盖房。勤劳肯吃苦的三叔成了父亲最得力的助手。

  父亲脾气暴躁,二叔性子也急,只有三叔憨厚。父亲不懂圆滑,遇到工人欺负他年轻,故意磨洋工时,父亲都会对工人严加斥责。这时,反而是性格温和的三叔出来帮父亲调停,安抚工人的心,才得以让工程顺利进行。

  最初的几年,由于父亲不会管理,也不知道如何节约成本,到最后结算工钱时,都得往里赔上不少钱。三叔的工钱更是让父亲赔了进去。

  眼看着二叔跟三叔都到了结婚的年龄,奶奶四处央求人给他俩说媒,媒人一听说我们的家庭情况都直摇头。后来,媒人终于给三叔介绍了一个,难得姑娘看上了三叔的人品和相貌,说只要给点彩礼,年前就可以把婚事办了。三叔也对那个姑娘很是中意。那几天,奶奶的脸笑得像一朵盛开的雏菊,三叔也兴奋地连走路都带着风。

  但是开心过后,三叔又开始为那尚缺着一大半的彩礼钱发愁,邻居们得知后都主动找到奶奶帮三叔凑钱。

  三叔的好人缘远近皆知,不管谁家有个什么麻烦事,只要找到三叔,他都当成自己的事,有钱的时候出钱,没钱的时候出力,从来没有推辞过。

  我想,那个姑娘肯相中三叔,也是因为三叔的好名声吧!

  02

  事情就是这么巧,在外打工的二叔在大家毫无预料的情况下带回了一个外地女人,女人的母亲生病急等钱治,让二叔拿一万块钱就把女人领走。二叔把打工的钱都拿了出去,还是差许多。为此,二叔只好回家来筹钱。

  手心手背都是肉,奶奶那爬满皱纹的脸上,愁云密布。二叔为此天天在奶奶面前长吁短叹,那个外地女人更是时时以分手威胁二叔。

  三叔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深知家里的难处,主动跟奶奶说:“紧着二哥吧,二哥年纪比我大,人都领回来了,我再等等。”

  三叔说完,不等奶奶答话,就跑到媒人那退了亲,媒人对着三叔的背影狠狠吐了口唾沫:“真是不知好歹的东西,活该打一辈子光棍!”

  这次错过之后,三叔的姻缘变得遥不可及,直到三叔35岁那年,媒人介绍来一个因受不了前夫家暴而离婚的女人。

  女人仿佛精神受了什么刺激,愣愣的,很少说话,模样也还俊俏,还带着一个脸色苍白的男孩。

  ld南宁癫痫医院哪好quo;女人之前是好好的,被打得有点傻,孩子有心脏病,婆家不要,娘家也不肯收留,实话都说了,都是街坊邻居的,你看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媒人粗声大嗓地冲着三叔说。

  ldquo;老三,这个女人还带着拖油瓶,头脑也不清楚,我看还是算了吧!”父亲弹了弹手里的烟灰,闷闷地说。只听三叔从鼻子里“嗯”了一声,兄弟俩继续抽着烟。

  我原以为三叔的姻缘又一次黄了,谁知道傍晚回到家时,三叔领着女人和孩子,正坐在我家堂屋准备吃饭。母亲见我回来了,让我赶紧到厨房帮忙。

  ldquo;不是不同意吗,怎么还住下不走了?”我边刷盘子边问。

  母亲朝屋里撇了撇嘴:“也是个苦命的女人,你三叔本来也是不同意的,因为可怜那母子,临走时给了一些钱,又给孩子买了点吃的。谁知那孩子竟拉着你三叔的衣服不肯走。这不,你三叔就收留了他们。”

  我深深知道三叔喜欢孩子,不管见了谁家的胖娃娃总是要抱一抱、逗一逗的,孩子们也都喜欢和三叔亲近。我们姐弟几个小时候更是在三叔的肩膀上长大。

  后来,我读书住校,三叔只要有空就会跑到学校给我送点好吃的,跑去看我的次数比父亲都多,甚至有一次,在我过生日的时候,他还特地给我买了个大布娃娃。

  ldquo;这女人往后要是能给你三叔生个一儿半女的,也算没白留她。”母亲一边炒菜一边嘟囔着。从窗户的缝隙,我看见三叔在往孩子的碗里夹菜,那个愣愣的女人居然有了一丝笑意,三个人看起来倒是很像一个幸福完整的家。

  女人领着孩子在三叔家住了下来,三叔这就算结婚了。没有宾客,没有喜宴。三叔害怕委屈了女人,带着女人跟孩子去县城里添置了几身新衣服。

  03

  女人在三叔的照料下渐渐地有了活力,不似以前那般木讷,村里的女人们聚在一起闲话家常的时候,女人也肯跟别人唠嗑了。

  ldquo;看着你傻,其实精着呢,看中了老三,自己不好意思,便让小孩子去拉老三的衣服,一拉就成自己男人了。”张嫂抱着自己的大胖儿子打趣女人,女人羞红了脸:“我就是看着他人好……”

  三叔和女人与正常的小夫妻一般恩爱,以前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三叔,干起活来比以前更加卖力。女人除了在家看孩子,闲时也做点手工补贴家用,虽说生活不富裕,可是也安逸满足。

  三叔的嘴角洋溢着从未有过的幸福笑容,白天不停歇地忙,偶尔下雨天去不了工地,他就抱着孩子打着伞村前村后地逛悠,工地上偶尔开荤有了什么好吃的,三叔都舍不得吃,带回家给那母子吃。

  ldquo;别太惯着他,不是自己亲生的,长大了也是隔着肚皮,不亲的。”一个邻居冲三叔喊道。三叔也不看他,用长满胡茬的下巴蹭了蹭孩子的脸:“我养的就是我儿子。”

  孩子被扎得直痒痒,“咯咯”地叫着爸爸。

  有次放寒假回家,我在集上碰见三叔和女人正在试衣服。三叔的脸上洋溢着夸张的笑容,原来是女人怀孕了!

  三叔和我说着话,言语里全是即将做爸爸的喜悦。女人在一边试衣服,大小正合适。可是一问价格太贵了,女人看了看手里准备买年货的钱,犹豫了下转身就要离开,这一幕被三叔全看在了眼里。

  大年初一,我们去三叔家拜年,女人穿着的那件新衣正是当初试的那件。见我迷惑不解的表情,女人说:“你三叔见我喜欢,第二天又跑到集上给我买回来的,这么贵,也不知道省省……”话里话外全是掩饰不住的幸福。

  母亲忍不住揶揄道:“她三婶,你可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为了买这衣服,老三可是喝了一下午西北风呢!”

  原来,三叔为了给女人买这件衣服,从集上回来后,硬是瞒着女人,帮别人挖了一下午的莲藕。

  在我们这里,凡是结婚必要用到莲藕,这莲藕必须三节相连,且带藕芽,不能折断,寓意吉祥。说是挖莲藕,为了防止莲藕断开,必须用手一点点从稀泥里抠出来。价格自儿童癫娴病治好后脾气反常吗然也很贵。

  数九隆冬,寒风刺骨,难以想象三叔在那刺骨的冷水中是如何坚持了一下午的!

  三叔老来得子的喜悦在那个女人流产之后,戛然而止。

  女人怀胎四月,下身流血不止。医生说女人由于之前被前夫打得流产过,所以成了习惯性流产,以后很可能不能再要孩子了。

  这对三叔来说,无异于致命的打击,但看到女人在医院痛苦万分的模样,他的心又软了。女人不信命,坚持要给三叔传宗接代。

  半年以后,女人再次怀孕,并一直卧床静养,吃喝都由三叔伺候,可依然没能逃脱流产的命运,在一个响亮的喷嚏后,孩子又没了……

  村里的长舌妇们开始背着三叔奚落女人:“你男人对你这么好,你这肚子怎么这么不争气呢!要是我男人这样对我,我拼了命也要给他留个后。”

  本就自责的女人更觉得对不起三叔,终日郁郁寡欢,以泪洗面。三叔屡次劝解女人无果,为免女人的身体再次受到伤害,也为止住村里妇人们的流言蜚语,居然跑去做了绝育手术!

  那一日,对三叔一向温和的父亲知道这件事后,指着他的鼻子大骂。三叔并不躲让,良久,缓缓地说:“她已经够苦了,不能再遭罪了!”

  04

  就在这件事的阴影还未散去的时候,女人带来的那个孩子心脏骤停晕倒了。

  孩子的病很严重,到了必须手术治疗的地步。可是这需要一大笔钱,女人一筹莫展,跑去问前夫要钱,被轰了出来。

  那时学校安排毕业实习,实习完后我顺道回了家。一大早,三叔蓬头垢面地来到我家,几天不见仿佛老了十岁。我知道三叔是来借钱的,母亲一脸嫌弃:“他三叔,要是咱自家孩子出了事,多少钱咱也得拿,可是一个异姓人,保不准长大了还得找他亲爹,你何苦来呢?别说我们没那么多钱,即便有也不能扔给外人。”

  父亲冲母亲使了个眼色,示意母亲闭嘴,又给三叔递了根烟。三叔没有接,喃喃地说:“我就拿他当自家孩子养呢。”说完,他转身佝偻着背走了。

  三叔刚跨出大门,父亲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快速拿了一大叠钱追了出去,三叔往外推辞,父亲推了他一把,三叔犹豫着收下钱离开了。

  三叔把仅剩的二亩地也卖了,当时,我们周边的村子正在拆迁,村里的土地也跟着水涨船高,一亩地能卖到五六万。我想,如若不是二叔强行占有了三叔的土地,三叔可能也不用背负这么多的债务了。

  当初,奶奶心疼三叔没有娶上媳妇,心里一直觉得亏欠了三叔,便把五亩地都留给了三叔。这事二叔一直耿耿于怀。奶奶去世后,又过了几年,三叔才跟那个女人结婚,婚后又始终没有自己的孩子。二叔便趁三叔外出打工的时候,在二婶的撺掇下强行耕种了三叔家的五亩地。

  女人性子软弱,不敢说什么。三叔回来后,也曾向二叔讨要,可是二婶一面跟人诉苦说不能便宜了外人,一面暗地里威胁二叔,如果归还了土地就跟二叔离婚。

  二叔一直惧怕二婶,不敢归还。三叔无奈,最后还是在父亲的干预下,二叔才归还了其中的两亩地给三叔。

  族人们都为三叔不值,让他去找乡长告状。三叔思忖良久摇摇头:“算了吧,兄弟之间何必弄得反目呢?老二家也是三个小子,多要点地,以后不至于像我一样……”

  孩子手术的前几天,我去医院探望,顺带把实习期发的工资给了三叔:“叔,我这也没多少钱,你先拿着。”

  三叔感激地看着我,颤抖着手塞到了里面衣服的口袋里。“钱还不够吧,有办法没有?”我问。三叔捋了捋鬓边的几根白头发,咧开嘴苦涩地笑了笑:“钱差不多了,先把孩子的手术做了,最近咱附近村上不是赶上拆迁吗?那边晚上都在抢着盖房,工钱双倍,我准备去那多挣点。放心吧,叔有的是力气。”

  手术终于做了,很成功,等孩子从医院回来,三叔已经背负了不少债务。为了还债,三叔真的`去上夜工了。当了一辈子包工头的父亲劝三叔不要去,晚上施工太河南哪些治癫痫病医院危险,可是三叔不听,连夜奋战在工地上。

  05

  那时,我们村子附近的拆迁正进行得如火如荼。为了拆迁时多补钱,好多村民都连夜盖房。白天有城管部门监督着不让盖,一到晚上,一栋栋小楼都扎了根一般拔地而起,用的都是最孬的工料,反正马上就要拆了,人也不会去住。

  可是盖的过程中,天黑,人又困,材料又都是次品,稍微注意力不集中就会出事故。并且,附近已经有事故闹出人命了。母亲在电话里絮絮叨叨说起三叔的事,我听了之后总是心神不宁的。

  那时正值期末考试,一考完试我就马上赶回了家。我本来想劝劝三叔不要这么拼命,在见到三叔的那一刻,话到嘴边又被我生生地咽了下去。

  三叔看着瘦了不少,但是精神还好。他甚至有点激动地对我说:“晚上干活累是累点,可是能挣双份,紧着把债还了,心里就舒坦了。你爸爸那工地上也缺人,等干了这几天就去给他帮忙。”

  人算总是不如天算。

  就在我回家后的第三天晚上,精神恍惚的三叔在上主梁的时候,被断裂的大梁直接从二楼拍到了堆满建筑垃圾的地上。

  三叔的腿被砸断,腹部血流如注,由于出事地点离医院太远,又找不到车。等送到医院时,三叔已经快不行了,医院不肯接收。在父亲的苦苦哀求下,医生才勉强接收。

  那天,当我和母亲赶到医院时,女人已经提前到了那里。女人趴在三叔的身边,嘶哑着嗓子一遍遍喊三叔的名字,不断拿衣袖擦拭着三叔鼻孔里的尘土和血迹。

  三叔的脸上、身上都满是灰土,渗出的鲜血染红了破烂的衣服。他已经说不出话来,微闭着眼,脸上的肌肉因为痛苦而扭曲。我实在不忍心再看下去,躲到门外号啕大哭。

  后来,听父亲说,三叔听到女人的哀嚎,眼泪顺着眼角就流了下来。女人握着三叔的手,三叔想说什么可是已经没有了力气,只是挣扎着不肯咽气。

  医生走过来让家属准备后事,父亲实在不忍看三叔如此痛苦,趴在三叔的耳边对三叔说:“你放心去吧,孩子和大人我都替你照看着,你放心吧!”

  三叔这才不再挣扎,撒手而去。

  女人哭得几近昏厥,族人们七手八脚把女人抬到外面,开始为三叔料理后事。

  三叔出事的工地是房主自己的房子,房主本人为了赶上拆迁,找了十几个泥瓦匠一夜之间起了一层楼。第二天晚上,又趁着天黑想神不知鬼不觉地把楼板扣好。

  没想到,由于买的工料差,没有正规的施工指挥,大梁质量又有问题,就在一瞬间,主梁折断,紧扶着主梁的三叔被重重地拍中……

  事发之后,父亲想着三叔的临终嘱托,向两家共索要赔偿80万。对方不同意,房主本人和主梁生产厂家互相扯皮,推卸责任。父亲一气之下,向法院起诉了房主。

  法院立案之后,为了划定事故责任,确定赔偿金额,需要解剖三叔的遗体。

  那天,法医过来拖存放遗体的棺木,谁知女人突然从床上坐起,下了地,跌跌撞撞地跑过来,一把抱住棺木:“他已经很痛了,求求你们别再折磨他了――”

  女人发疯般地跪在地上,紧抱棺木不撒手。众人无奈,都看着父亲。父亲连日来为了三叔的事情求人奔走,上下打点,已是心力交瘁,此时更是面色阴沉。

  父亲狠狠拽住女人:“不是为了你,老三也不至于出事,你还想让他死不瞑目吗?”众人这才七手八脚把女人拉开。

  在解剖遗体期间,公安局又多次找女人问话。父亲怕女人不会说话,又对女人做了一番交代,甚至让女人带着孩子一起去。

  但是不管警察如何问,她都表情呆滞,嘴里一直喃喃着:“都是为了我,为了我……”警察看着孤儿寡母,见也实在问不出什么来,便让女人回去了。

  不久,警察让父亲去警局,并把尸检报告拿给了父亲。尸检报告显示,三叔的死因为钝物砸击脾脏破裂致失血性休克死亡。

肌力障碍属于癫痫小发作吗  父亲看完后,警察又悄悄告诉了父亲一件事,在尸检过程中发现三叔是多囊肾,已经发展到肾衰晚期!这意味着三叔即便不出事故也活不过半年,除非换肾!

  06

  法医问父亲是否知道三叔的病情,并说这类病大多属于家族遗传病,是不是父亲弟兄几个都有这个病。父亲从未做过体检,根本也不知情。

  忧心忡忡的母亲陪父亲一起去做了肾脏彩超,还好父亲一切正常。自从三叔去世后一直心生愧疚的二叔,也去医院检查,发现有多囊肾。

  多囊肾并不是事故的缘由。经法院判决,出事的工地(房主)和主梁生产厂家各赔偿三叔人身死亡赔偿25万元,总共50万。

  这些钱父亲本来想先替三叔还债,剩下的交给女人。可是亲戚朋友们大多可怜三叔,不要这些欠账,让父亲把钱都交给女人,也算是帮三叔最后一程。

  三叔的遗体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冬日拉回了家,很多三叔生前的工友都过来吊唁。其中一个跟父亲聊起了前段时间的一件事。

  就在孩子做完手术不久,三叔为了还债,有一次短暂的外出打工,地点就是离家很近的曹县。那边工资比我们当地要高很多。三叔去干了一个月后,因为是高空作业,工地上要求体检,那次就检查出三叔的身体状况异常了。

  包工头一脸紧张,特地多给了三叔一个月工资,并好言好语让三叔回家,说工地用不了那么多人。三叔跟工友告别时,在工友的一再追问下,他才说出自己有多囊肾并已出现肾衰的事实。

  这件事,三叔对家人只字未提,甚至对我的父亲也守口如瓶,他的心里该隐藏了多深的痛苦!那弱小的身躯到底承受了多大的苦难?

  这世上,上帝对他关闭了所有的门,却没有为他开一扇窗。我看见一向坚强的父亲不停地擦着眼角。

  三叔下葬那天,女人哭得几度昏厥,领着穿着一身孝服的孩子,在前面扛着白幡。在我们这里,只有自己的亲生儿子才能扛白幡。送葬的人群开始窃窃私语,都在猜测女人会不会拿着钱离开,毕竟女人现在有钱了,人又年轻,难免守不住。

  三叔下葬后,女人带着孩子整日不出门,母亲偶尔去安慰几句,女人也懒懒地,没有回应。渐渐地,母亲为家务活所累,也不再去了。

  三叔五期的头几天,父亲找女人商量事情,去三叔家,发现人去屋空,母子俩没有踪影,门都没锁。父亲恼怒地回到家,恨恨地跟母亲说:“老三死得太冤了,这连五期都没过,人就跑了。”

  三叔五期当天,一大早,父亲带着我和弟弟去给三叔烧纸钱,发现三叔的墓前有一堆刚刚燃尽的纸灰。“谁居然比我们还早呢?”父亲自言自语道。

  我们刚把点心、水果放下,就隐约听见一阵阵女人的哭声传来,令人毛骨悚然。我和父亲寻着声音找去,在坟地旁边的一座废弃的旧房子里,女人正对着门口哀怨地哭泣。

  ldquo;你不是走了吗?在这里做什么!”父亲激动得声音都颤抖了。女人呜咽着:“我只想离他近一点,他自己多孤单啊……”

  原来,女人搬离老屋后,自己找到这所破旧的房子,住在这里陪着三叔。房子已濒临倒塌,太危险,父亲好说歹说,女人才带着孩子跟我们回了家。

  此后,人们时常能看见女人带着孩子去三叔的坟前祭拜,女人在坟前一坐就是半天。

  几个月后的一天,母亲给女人送吃的回来,突然问父亲:“你说老三会不会提前知道了自己的病,才有意……”母亲的话尚未说完,就被父亲的一声断喝制止了。

  是啊,这世间的事,不用说得那么明白。唯愿三叔的女人和孩子,带着他最后留下的这份无私的爱,幸福的生活下去。

【三叔死前的秘密哲理文章】相关文章:

1.

2.

3.

4.

5.

6.

7.

8.

上一篇:【实用】师德培训总结4篇

下一篇:有关写爸爸的小学生作文400字10篇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