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日志 >

子书的故事(六)

时间:2019-11-08来源:激点文学网

关于他和他的母亲

又是一个暮色时分,屋子里很静,因为此时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他很喜欢这种氛围,或者说很享受这种气氛。因为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对于他来说没有比这更好的时刻了。在这种没有别人干扰的情景里,他可以尽情地做自己想做的了。可以陪着他心爱的书桌,把心留在字里行间;可以望窗,看窗外的世界;可以静静地坐,一动也不动地发呆,好让心潮无限地翻动;甚至还可以流泪,尽情地流。

他把眼睛凝在了窗外。窗外的天空残红一片,天要黑了。他的身子好久不见动静,他又开始发呆了。而此时,窗外的小树上的叶子在片片地摇动,可以听见丝丝的唦唦声,他的衣裳一皱一皱地。窗外有风,他没有关窗户。不一会儿,他的眼角湿润了。泪水流在脸睱,凉风一拂,一滴去了,又来一滴。泪水肆意地流淌,好久好久他都不曾去擦拭,因为他根本就不曾想过要去拂掉这泪水,因为这是没有旁人干扰的时刻。

能够让他流泪的,多半是因为一个人,他的母亲。他母亲已上了年纪,日显憔悴了。而此时此景,他又想起了他的母亲。他呆得像个木头,可是他的心里却是不平静的。他的眼前一幕幕地闪现着他母亲的身影,他的耳畔时不时地浮现出他母亲的叮咛……

贫穷是一根刺,这根刺深深地扎在了他的家里。为营生计,总得离乡,然而又总牵动着一个人的心肠,这个人无非就是他的母亲。在他在外工作的日子里,几乎是每天晚上的定时定刻,他总会把手机按在耳边。他的同事刚开始还以为他在热恋,后来才知晓这是他母亲打来的电话,是他母亲送来了关怀。又一天,他的电话响起,一番嘘寒问暖,他“嗯”、“知道了”几声后挂断了电话。他的同事马上对他说道:“我真是羡慕你,有这么好的母亲,你真是幸福啊!”他笑了,笑得很甜很甜!

每每回到家中,他看到的景象是:他的母亲会时常用步行遂宁羊羔疯频繁发作如何治疗走上一个小时左右的路到小镇上,等到开饭了,饭桌上就会布置好几道好吃的菜。有一次,他正好在家里,正好是开饭的时候,桌子上的菜很好,对他来说已经真的很好。在家里他不喜欢坐桌子,似乎已成了习惯。他夹了一些菜到自己的饭碗里,然后进了自己的小房间。刚吃了几口,他的妹妹随后到了房间。他妹妹的性子可不像他,他的妹妹在家里话是很多的。很快,他妹妹开始说话了:“哥,你知道吗,在你在家的这些日子里几乎每天妈妈都会为你弄好吃的,以前你不在家啊,那些日子总是吃得很苦很苦,你一回家了,我就跟着沾光。”他听到这儿,尽管他母亲饭菜的味道做得很好,尽管很好的菜,他开始难以下咽了,他的心在翻腾。一会儿,他的母亲进到房间了,手里拿着菜盘让他添菜。他的心翻动得更厉害了。

一年一年,一次一次,回家,外出工作,如此重复着。又一次他从外地回到了家中。在家里小住了几天,又准备去工作地点了。他母亲很不舍,让他在家里多呆几天,还嘱咐他工作累了想回家就回,多回家歇歇。可他却毫不思索地立马答道:“家又不是个好家,看着这个破屋子就不舒坦,我情愿呆在外面。”他这话一说出口,他很快哑然了,屋子里顿时变得很静—他的母亲沉默了。他看了一下他母亲的面容,那张苍老的脸上顿时暗淡了几分。他明白,这话听在父亲的耳里自然没什么,并不会太在意,可母亲却不同,母亲是个非常有心、非常明白的人。是的,他家里真的很穷,“破屋子”就是最好的形容了。在这样一个时代里,作为大人没有给自己的孩子留下什么,他母亲的心里是不好受的。而他这话出口只会加深她的愧疚。他很快就开始后悔他的这话,快步地走进了自己的小房间。屋子里沉静了好久、好久。

他总是矛盾的。很多时候,很多事情,尽管他的内心的声音一再强烈地喊起,可他表现却是违心的。然后,他的心只有难受了。尤其是在家里的时候。在家里的日子里,他母亲做饭的情景,他时常看在眼里。白银好的治疗癫痫医院,在哪里他的母亲年岁大了,本就憔悴,那柴火从灶口发出通红的光,照得他的母亲面容通红,越发憔悴。从灶口冒出来的烟以及柴火的灰尘一阵一阵扑打着他母亲的眼眶。那眼眶里总是带着晶莹。这些一阵一阵地进入他的眼里,进入他的心里。他很想自己去烧火做饭,可是想着那柴火扬起的灰尘……一个柴火一个柴火地往灶里添,灰尘一点一点地扬起,不一会儿,那衣服上、手上、头发上灰了一截。很脏,很麻烦。他一想到这些,有时就动不了手。毕竟工作在外,受了城里生活的影响。他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他看到她的样子,心里免不了难受,对自己的放任,更是痛恨。

因为贫穷,他母亲的命是苦的。尽管很苦,他的母亲憔悴的面容上也会露出笑容,因为有他,他高兴了,她就会跟着高兴。他是她的牵挂。对于这样的母亲,他能不动容吗?他能不去念想吗?念想了,他能不掉泪吗?

如今,他又工作在外了,他母亲的电话对他来说似乎成了规律。若是破了这规律,他母亲好久没来电话,他的心是不安的,是担忧的。因为他怕,他很怕家里出了什么事。他明白,母亲怕儿子担心家里的情况,即使家里真有个什么事,也是不会轻易实情相告的。所以他很怕,他很想给家里打电话。可是他不敢,举起的手机又终究放下。他在想,即使家里果出了什么事,自己知道了又能如何呢?只会徒增自己的不快。他开始在心里默默祈祷着,只希望家里一切如常。然而心里终是忐忑的。“家里怎么会出事呢?我怎么可以乱想呢?家里一定会平平安安的!”他一遍一遍试着安慰着自己。

而今他已是不小的人了,他明白,父母们并不图他什么,只希望他能够安好。他知道,他不能再让家人为了他而操碎了心了,而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好好爱护自己,做好自己,做好自己应该做的,管好自己的灵魂。

关于子书

贫穷是一根刺这跟刺深深地扎在了他的家兰州到哪里治癫痫好里,更深深地扎在了他的心上。他很想拔去这跟刺,可是奈何这跟刺终是扎在心口上的,并且扎得太深太深。他时常会感到心在痛,隐隐地痛,一阵一阵地。

八零末的他,如今算来,已是二十出头的人了。对于这个年纪的人,对于农村,相信很大部分已经成婚了,甚至有的已经生子了。最起码他那个村子里的与他年龄相仿的就多是如此。而他呢,结婚这样的事情他不敢去想象,这对他来说甚至是一种奢望。他的母亲是苦的,一辈子都是苦的,一幕幕,他都看在眼里。他害怕,害怕将来在他的身边,在他的眼前,有一个女孩子也像他母亲一样的苦,一直的苦。每每当他感到心在痛,痛到强烈时,他甚至会怨恨一个人—他的父亲。眼睁睁地看着村子里新房一座接着一座地立起,他家的旧屋子从未变个样,下大雨了,雨水从瓦缝里钻下掉在水桶里发出哒哒的声音,一下接着一下。他渴望着旧屋子换个样,可是直到现在也只能眼睁睁地羡着新房。他这么大了,他的父亲给他留下了什么基业呢?就连最起码的房子都没有留下。对于这个问题,他常是这样认为的。二十多岁了,连房子都没有,又逢这样一个年代,盖房子的任务将由他去完成,从零开始,这对他来说也许真的很悲哀吧!毕竟盖房子得好几个万,而与他年岁相般根本就不用去想这个问题,都由其父一手操办了。

他终究是不小了,他开始觉得父亲也终究是不容易的。他的父亲是个农民,没有学过什么来钱的手艺,所处的地理位置又差,种点田地只能维持口粮,不至饿着,所以还得卖苦力,才勉强维持家用。他父亲的一幕幕,他也常看在眼里。他的心里也是不好受的。好几次,他父亲干着重活,挑着重担,汗如雨落。他争着要去分担,有时是他父亲不让,有时是被他母亲制止了,他也偶尔地尝试了一下,他感觉真的很累很累。而今,他父亲的年岁终是大了,却依然时不时干着那苦力活,那情景是让人看在眼里心里终不是好滋味的。尤其是大热天,他的父亲挑着担子经过他的眼前吃奥卡西平治疗癫痫病需要多久。他看到父亲的牙齿是露出来的,上下排的牙是紧紧地咬合着,一颗颗汗珠从额头滑落,后背已经湿透了。他注意到父亲的脊背弯曲着,比寻常弯曲得多,脚步很慢,一小步又一小步,一步一沉重。他细细地注视着,他发现父亲的头发已是白多黑少了,白的要吞噬黑的了。他很快低下了头,不忍心再看了。因为他的父亲是走动的,身影会越来越小,少许的黑发掩饰在大量的白发里,那身影越远,白发就显得越多,少许的黑发也就无存了。那一刻,他发觉地面的东西越来越模糊,眼睛已湿了一片。他有时也从心底怨他的父亲,可父亲毕竟是父亲,毕竟也是不容易的。

忧伤真的会上瘾吗?他应该算是一个不快乐的人。看着那些八零后、九零后嘻笑玩闹,他一直认为自己是悲哀的。毕竟和那些人不是在同一条起跑线上。越长大他越觉得身上的压力越大。他试着努力地工作,很少休息,几乎是每天出勤,即使他的同事休息得再多,他也难受影响。他试着节省开支,基本是不特意去吃零食的,即使他身周的人,他的同事花钱花得再大手大脚,穿再好的名牌,他也难受影响。好几个万,好几个万,就算他工作做得再努力,生活上再节俭,盖房的钱,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也得好几个年头。可再过几年,他就而立了。而他的父母呢,都已上了年岁了,终究是去日苦多。他总是想着这些问题,一遍一遍,越想心越痛。再加上贫穷贫穷留给他的诸多遗憾深深地残留来心底(譬如中途辍学。按现在算来,与他同龄的刚好大学毕业),他甚至要崩溃了。他开始变得沉默少言,甚至孤僻,那张面孔很少绽放灿烂的笑容。因为他觉得,与别人一比,最起码与他身周的人一比,根本就没有什么好值得开怀的。

虽说感伤,却还并不至于颓废。

本文地址:http://www.xiaoxue123.com/a/10088.html

上一篇:《猜火车》,嬉皮士的非物质宣言经典电影

下一篇:读《八十天环游地球》有感1000字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